辣文小说 > 乡土小说 > 柳暗花明又一村 > 章节目录 第256章 胡惢的惢婚的事

章节目录 第256章 胡惢的惢婚的事

 热门推荐:
    只要老大这边能稍微照顾一下老二的子孙就成了。

    “这事儿,本来不要你操心的,你还怀着身子呢,都是我的不是,”季氏说道。

    “娘,这也没有什么?惢儿就是我亲弟弟呢,我不操心,那怎么成?我的意思是,反正惢儿是男孩儿,就是晚几年也不成问题,咱们就慢慢的挑,总能挑到合心合意的,咱们在京里这么几年,认识的人也不少,您要是想找熟人家的姑娘,那更好了,把风声一放出去,自然就有人上门来说这个话了,再有,您要是真看上了谁家的姑娘了,也可以去漏漏口风,人家要是愿意,也是会给个暗示的,毕竟咱们是男方,要主动一些才是!”

    季氏忙点头,她还真的就看中了一个姑娘,是王大奶奶的女儿。王大奶奶年纪也三十多岁了,有个女儿和胡惢是差不多大的。

    只是季氏想着自己小儿子是个没有官身的,人家可是翰林之家,真要说,她说不出口。

    自己的孩子都是自己觉得千好万好的,但是别人却不觉得。

    杜榆听了季氏的想法,笑着说道:“这事儿我帮着问问,咱们和王家是通家之好,他们家那是真的爱孩子,我们家这样的,对媳妇向来是很好,王大奶奶说不定也看上了咱们家呢。”

    季氏说道:“只是我们家这样,是不是?”

    杜榆说道:“娘,如果您还有个女儿,看着对方的门风很好,但是家世没有咱家好,你乐意不乐意把人嫁过去?”

    “那是当然乐意的!”当初她女儿不就是这样的?如今日子也过的更好了。

    “所以,王大奶奶跟您想法是差不多的,再说,王大爷不是翰林那。”

    王大爷也没有考秀才,等王翰林不在了,他们家和自己家的情况,那就是反转了,而且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杜家是上升阶段。王大奶奶答应的可能性很大!

    “娘,我就先试探试探,不行了再说。”杜榆最后说道。

    “你这还怀着身子呢,哪里能随便出去?这事儿还是以后再说吧。”

    “好姑娘很多人都想着抢,咱们就该好好的先下手为强,我这身子大夫说了,出去走动走动没有问题的,娘你还不放心?又不是到了快要生的时候,我出去见见人,对自己身子骨也好呢。”为小表弟的婚事操心,她乐意呢。

    杜榆就找了一个时间,先送了拜帖,然后就去王翰林家里去了。

    “你还跟我客气什么?上门来竟然是还先送拜帖了,我都看着奇怪了。”他们家是通家之好的,从来没有拜帖两回事儿的。

    杜榆坐下来说道:“送你一回拜帖,让你知道我今天来是有正经事儿的。”

    “哟,这么说,你平时的都不是正经事儿了?”王大奶奶打趣道。

    “那些事儿没有今天这事儿重要啊。”杜榆笑着说道。

    “我倒要听听有什么重要的事儿了。”王大奶奶也笑呵呵的说道。

    “你小闺女年纪也到了该议亲的年纪了吧,有没有什么相中的人家?”杜榆问道。

    王大奶奶眼前一亮,说道:“倒是有,只不过我们是女方家,不好意思自己主动去说啊。”

    杜榆道:“既然这样,也该是露个口风啊。”

    “这倒也是,只不过我家大爷是个没有功名的,也不知道人家看得上看不上。”

    “你这话说的,我就不喜欢了,结亲虽然是两个家的事儿,但是孩子要是好,只要相差不多,就是可以的。唉,可惜你有了看上的人家,我还在想,什么时候,把你闺女说给我二弟呢。”杜榆笑着说道。

    王大奶奶也笑道:“要是我闺女真的能进你们杜家这样的人家,我也满意了。”

    杜榆和王大奶奶相视一笑,原来对方都有那个意思,只是谁都没有开口。

    杜榆说道:“你们家门槛高,我二弟也是白丁,所以不好意思过来说啊,不过我婆婆确实是看中了你家闺女,这不,就怕你家闺女被人定下来了,就让我来说说。”

    王大奶奶道:“什么白丁不白丁的,我家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我们大爷也不是读书的料,现在就是我家公公在支撑着,说句不好听的话,以后我公公不在了,虽然有些家产,但是到底是人走茶凉,我是极乐意跟你们家结亲的,说句市侩的话,也是想沾沾你们的光的。”胡家当官的是杜榆的丈夫,才是二三十岁,以后几十年都是上升期呢,她巴不得跟胡家结亲。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是,胡家的婆媳关系融洽,胡大奶奶的婆婆也是个慈善人,她女儿嫁过去,肯定是不会受罪的。

    又他们两家是通家之好,这门亲,是特别的好!

    现在只是杜榆跟王大奶奶打了招呼了,以后的事儿,就是长辈们熬操心的了,王大奶奶也知道杜榆不过是来探探口风的,又见她还怀着身孕,所以让人把杜榆先送了回去。

    然后王大奶奶就把这事儿跟王夫人说了,毕竟儿女们的婚事,长辈们也有权利知道。

    王夫人听了,说道:“这倒是极好的一门亲事了,胡家和咱们家的情况差不多,我看这当婆婆的也和善,咱们家姑娘能嫁进去,绝对是享福的命那,这事儿就不用多考虑,我这边答应了,到时候胡家让媒人上来,咱们就应下了,把姐儿的八字拿出来,合了八字,这婚事就算是成了。”

    其实王家也有各方面的考虑,他们家也不想和后宫的妃子家里有什么关联,最近一段时间,还真有宫里妃子的娘家拐弯抹角的亲戚上门,想要提亲,只是他们都没有答应。

    他们也很中意胡家,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又知道胡家也有很多媒人上门,这就更着急了。

    没想到杜榆亲自上门了。他们是心里乐意的很。

    基本上家里的女性长辈同意了,这婚事就已经七七八八了。

    除非是这家里的男主人需要什么政治联姻,所以自己在外面给定下来了,可是王翰林不是那样的人,他一辈子都是在翰林院呆着的,人也没有什么野心,完全的清贵之家。

    这种姻亲,对胡家来说,也是好的,起码对胡鑫是好的,他现在是御前行走,一举一动,都很引人注目。

    自己的亲兄弟最好是找个没有党派之争的,所以王翰林家里完全是附和条件的,而且最重要的是,是季氏自己看中的,以后成了亲,这婆媳关系自然就好的很了。不用担心婆媳问题。

    至于妯娌问题,说实话,杜榆一点儿也不担心,她平时更王大奶奶相处的跟平辈一样,她的女儿,以前都是看得跟侄女儿一样,现在要是成了自己的弟妹,她绝对不会和她起冲突的。

    所以季氏知道对方也有这个意思,那真是高兴坏了。

    到晚上大家都在,一起吃晚饭的时候,季氏就把这个事儿说了,胡惢因为说的是自己的婚事,就有些不好意思,想着要离开,胡大舅道:“你走什么走,这是你一辈子的大事儿,你不听,让谁听?怎么跟个姑娘家一样?给我坐好了,好好听。婚事虽然我们给你可以定,但是过日子也是你自己过的,别人都代替不了你。多学学你大哥,以后对媳妇好一些,咱们老胡家,向来都是疼媳妇的,你可不能丢了胡家的脸了。”

    杜榆听了暗笑,大舅这是间接的表扬自己吗?因为他也疼媳妇啊。

    胡惢被说了一顿,也是坐下了,大家只要商量的是请媒人的事儿,杜榆建议,请个好的官媒,也是对人家的尊重。

    季氏和胡姥娘都说道:“这事儿我们就能弄下来,你怀着身子呢,可不能再忙活了,反正这个婚事得好长时间的,我们慢慢来,也弄得过来。”

    京城里定亲的规矩都多,什么合八字,小定大定,送聘礼,抬嫁妆,请期等等,不忙或一年就不算完,有的能拖个好几年都不算为过。

    过了几天,季氏就请人找了官媒,去王家提亲去了,她还不能过去呢,不然就是对王家不尊重了,因为媒人过去说了,然后王家答应了,他们才能进行下一步,季氏本身对王大奶奶的女儿满意的,所以不存在相看这一说,但是还是让人把金钗带了过去,给未来的小儿媳妇。

    合八字,自然是上上吉。对于胡家和王家成为姻亲,别人也没有什么好吃惊的,因为这两家的关系本来就很好。成为姻亲也是水到渠成的事儿。

    胡氏在这婚事定了,也过来跟自家娘道喜过,她是知道的,胡惢才是自家娘的亲孙子,所以胡惢能定下亲事,对胡姥娘来说,也是大喜事一桩,当然,这并不代表,她就轻视了胡鑫这边,毕竟她女儿才是胡鑫的妻子呢。

    只是到底觉得隐瞒着事儿,对不起自己的娘,所以内心有些愧疚的。

    转眼间,炎热的夏季过去,杜榆的肚子已经有七个多月了。

    因为已经有了生元元时候的经验,这一次不是头一胎,比第一胎生产理论上应该更容易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