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与世隔绝的理想乡 > 罪恶栖身之人 四十二.第三舞曲 三3

罪恶栖身之人 四十二.第三舞曲 三3

 热门推荐:
    每天都能看到一颗糖果。

    再常见不过的包装纸,上面印着“loveboy”的出厂标志。

    华雯盯着门,它仿佛成了凶兽的巨口。她趴在猫眼上,使劲扣着门把手。她把家门外串了许多铃铛,一条一条细线只给出一人通过的间隙。

    她在家里囤了十箱方便面,虽然吃起来很腻歪,可却是相当保险的做法。防护用品例如口罩、护目镜、酒精等等已经断货了。华雯只能一遍一遍地清洗口罩以延长它的寿命。

    水电还保持着正常运转。她本可以安心躺在床上,享受难得的带薪假。

    可是,那份安宁被糖果破坏了。

    起初,华雯以为是邻居家小孩的恶作剧。可她盯了几天,都没有发现异常。糖果会在每日黄昏时分出现,大概在下午4点45分至5点之间。

    华雯在此期间一动不动地盯着,然而并没有人。

    她将门保持敞开,也没有人经过。

    可就在她一眨眼后,空白无物的地面突然冒出了不该存在于那的东西。

    为什么?!

    平和的日子蒙上了阴霾,而接连不断的“礼物”更让她的太阳永远坠落。

    糖果。

    自那一天后她已经许久不碰了,哪怕是在超市里远远见到,都能感到一丝心悸。

    她趴在猫眼上,眼睛由于长时间睁开,留下了眼泪。只一分神,眼皮便不自觉地阖上、分开。

    时间可能一秒都不到。

    一秒的时间,能让人越过重重障碍、悄无声息地放下糖果吗?

    如果他是用扔的,也该听到糖果落地的声音。更何况,他扔的动作该有多么熟练,才能不碰到到处系着的铃铛?

    华雯打开门,用纸巾盖在糖果外将它捡起。她再也按捺不住,拿起手机拨打出去。

    “喂。”

    “邱楠生,是我。”

    那边传来一阵动静,好像是女人的呻吟声。这让华雯心里的阴霾更甚。她并不是对邱楠生的私生活混乱有什么触动,而是联想起得到的新型病毒症状。难道……可从邱楠生接下来的表现看,又不像得了病的。

    听说新病毒会让人失去理智。邱楠生现在仍然保有理智,如果可以,华雯希望他等到糖果事件处理完再疯。

    “什么事,我现在很忙。”邱楠生说道。

    二人间的对话完全不像小时候一起玩过的朋友,反而像仇人。

    华雯深吸一口气,“你先找个没人的地方。”

    “啊?你在发什么神经?”

    “跟李铭有关。”

    “……”

    之后是脚步声。华雯耐心地等着,直到邱楠生又一次开口。

    “好了。我希望你没来诓我。毕竟那件事都过去这么久了。”邱楠生又放低了音量,连着话筒的华雯如果不集中注意力,也很难听清楚。

    “一个死人你还提什么?”

    “你确定他死了吗?”

    “你不是亲自确认过?”

    “真的?”

    “废话,他都变成焦炭了。被烧成那样怎么可能活?”

    “那他有没有关系特别好的亲人、朋友之类的?”

    “这你不是比我更清楚。”邱楠生催促道,“别绕关子了,到底是什么事?”

    华雯用手捂在嘴的外围,“我感觉那件事被别人知道了。”

    “什么?”

    “最近,我每天都会收到一颗糖果。你别急着插话。收到糖果没什么,但过程很奇怪。我一直盯着门外,完全没有看到什么人。可只眨了一次眼,糖果就忽然出现了。而且我还在外面绑了各种线封路,正常人根本过不来。”

    邱楠生沉默片刻,“会不会用的什么机关。”

    “那不重要。”华雯说,“对方怎么放的根本不重要,关键是他为什么要放。而且放的还是糖?糖!现在最火的loveboy的糖果,你不觉得跟当初的那个很像?”

    “你吃了没?”

    “我怎么敢吃?!”

    “冷静一点。华雯。”听到华雯的声音有些拔高,邱楠生提醒道。“事情没那么糟,也许只是别人的玩笑。”

    “只是一个玩笑,就让他们冒着被感染的风险搞这种恶作剧?这句话你自己信么?而且……”华雯不安地捏紧手机,“第一次的时候我还听见了敲门声。就是有人敲门,我才会开门,才会发现糖果。他一定是故意的、一定是。”

    “冷静!现在除了糖果,别的什么也没有发生不是么?可能是我们心里有鬼,所以想多了。最近疫情比较严重,爸爸对我看得非常紧,我没办法派人出来。你先在家里躲一段时间,不放心就去装点摄像头。等病毒过了,我们再出来见一次面。”

    这段话在华雯听来就是让她等。她会等到什么?“我到哪里去弄摄像头?外面的店都关门了。物流也都停运。你想我到哪里找人装?!”

    “我会想办法找人帮你装!所以别再废话!”邱楠生语气也重了几分。“听着,李铭已经死了。你亲眼看着他被烧成焦炭。死人是不会复活的。所以做出这种事的,要么是某个被关在家里嫌无聊的神经病,要么就是跟他关系比较好的人。而李铭以前的人际网你也是知道的,真排查起来花不了多少功夫。他挑在这个时间点,也是因为现在警察没空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这说明什么?说明那个人平时根本不敢报复。他只是个胆小鬼。所以你根本不用怕。一个平时连报复都不敢的人,怎么会有胆子去杀人。听我的,你先安心躲在家里。等过段时间紧急状态解除,我再找人去翻录像。现在是信息时代,再怎么藏也总会留下痕迹。”

    华雯被说服了,“那你的人尽快……”

    “嗯。”

    电话被挂断了。华雯放下手机,不安地望向窗外。

    太阳即将落下,黑暗马上来临。

    真的有那么简单么?

    为什么那个人特意选在黄昏的时间点?

    如果是胆小鬼,深夜不是更方便作案?

    华雯思来想去,都感觉事件超出常理。她双手在头发上乱挠,眼前不断闪现出李铭死前的眼神。

    怨恨的、愤怒的、宛如恶鬼的眼神。

    那眼神时常出现于她的梦境,令她彻夜不宁。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