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汉当兴 > 正文卷 第十一百五十五章 宴请

正文卷 第十一百五十五章 宴请

 热门推荐:
    成都一品楼

    作为益州治所成都城中最大最豪华的酒楼,自是宾客满桌气氛热闹,来来往往的商贾旅人落脚歇息,请酒吃茶俱在此处。

    只不过与接待三教九流无有忌讳的一楼相比,这更上一层的二楼却是有了不少的讲究。

    不似一楼那般喧闹,但却更盛一分尊崇。

    少有市井烟火之味道,却多了几分高高在上的冷清……

    换做是旁人或许最是喜欢这种别具一格的感觉,低头望着楼下人来人往独有一种居高临下之意。

    可偏偏到了刘禅这里,却是一点都不觉得一品楼的这种设计有什么好的。

    吃饭就要有个吃饭的样子,酒楼就要有酒楼的热闹。

    若是真要嫌弃喧杂声音,喜好安静可以用来议事之所,那何不往雅间一座,又何苦在这空旷无有遮拦的二楼大厅呢……

    反正刘禅是没觉得这种装腔作势的样子哪里讨喜,但好歹这一品楼也是人吴家的产业,他今日借地待客自是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人各有性格,喜好自是不同,总不好用自己的习性来强行要求所有人的。

    左右今日是有正事商议,所为筑道疏而来,些许混杂小事自是不值一提……

    作为吴氏家主,吴懿自然是第一个知晓少主刘禅在一品楼宴客,甚至都要比刘禅的请柬更早一些。

    毕竟谁让那酒楼就是他们家开的呢,自己的底盘消息自然灵通的多,但却也不见得要比旁人知晓多少内情。

    要知道刘禅此番所谓何事却是保密甚严,吴懿如果真的知道个中内情,那问题才是真大了……

    益州内世家林立豪强并起,但这却是在当初刘璋进入益州之前的景象。

    那时候的益州内豪强世家才会益州真正的掌控者,话语权甚至都要比州牧大的多。

    只不过可惜了,他们碰到了一个不讲理的野心家,一个汉室宗亲出身但却窥伺鼎器的刘焉……

    初入益州时,刘焉的的确确是跟豪强世家混在一起,摆出一副初来乍到我好你好大家好的样子。

    可当刘焉真正获悉情报掌控局势之后,手中的力量强大到可以无视那些豪强世家时,他却渐渐露出了自己锋利的爪牙……

    先是将原本那些高高在上自以为横行无忌的豪强世家一通惩治,各家家主尽皆被斩杀,所有势力不是被剪除就是被收归,大大的搓减了益州豪强的实力。

    同时又歼灭了以贾龙,任岐为首的反抗势力,大大的震慑了其余人等,树立了自己益州牧的地位。

    后有派遣张鲁进驻汉中争夺权力,打造自己的益州北大门户,将原本的汉中杨家挤压到了第二梯队。

    毕竟一个从京兆杨家分出来的支脉,没有主家的支持帮衬,又有什么资格去跟背后站着刘焉的张鲁相抗衡呢……

    结果便是,益州内原本的大大小小世家被杀了个七零八落,灭族者无数残存着苟延,纵使还有留存却也再不复当初那般风光。

    然而有落便有起,有人跌倒就会有人登高。

    接替那些被踢出舞台的世家豪强的,正是刘焉收拢归纳的东州一脉。

    但正因为东州士人基本都是外来者,在益州内的跟脚不足,恰恰能够被刘焉稳稳的掌控在手中,不会如之前那些世家一般,做大到脱离主君的程度……

    是以益州内真正的世家豪强局势便就此定下,东州跟益州本土士人互相钳制对立,而汉中又是自称一脉,南中诸郡也是孤悬于外。

    如此当初刘备入蜀之时,才会出现两派各有打算人心不齐的情况,否则这益州之地可还真说不准什么时候能够被打下来呢……

    而刘禅今日设宴于一品楼上,发函宴请益州内有名有姓的各大家族,其中不管是当初被排挤的世家豪强,还是后来新奇的门阀,尽皆都在受邀名单之上。

    当然,南中跟汉中仍然是不被算在内……

    汉中方面刘禅是另有安排,那里的局势可是要比蜀中简单太多了,什么杨家张家的,早就成了过眼云烟。

    而南中却是麻烦不断,一个益州军的雍家就很令人头疼,那更不用说什么孟家,朱家等等,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这些豪强扎根于南中,跟异族部落之间交往甚厚,可不是什么好相与之辈。

    当初刘焉都没有轻易动手拔除这些毒瘤呢,如今刘禅亦是没有要跟他们打交道的意思。

    毕竟在老爹的计划当中,如雍家这等心思太野永远都不会真正归附的豪强,还是直接人道毁灭的比较好……

    故而,在以吴家,张家为首的益州各方世家,尽皆在接到刘禅的请柬之后,不约而同的赶到了一品楼。

    不为别的,单单就是刘禅身为少主的这个面子,他们这些准备在刘备手底下混口饭吃的人就没有拒绝的道理……

    先抱着看热闹的态度,简单试探试探主家的想法,这不正是这些世家豪强一贯的手法吗。

    再加上此番刘禅宴请之余,也并没有真正的说明情况,反而还是含糊其辞略有遮掩,搞得这些世家豪强的家主们也不知道这位少主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但疑心归疑心,不解归不解,人都已经到了那就没有再回去的道理。

    与此自己提心吊胆的一统胡乱猜测,倒不如直接了当的上了楼去,也好见识见识这位传言中天纵奇才的少主,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

    刘禅当然不是什么三头六臂的怪人,也不会神通法术等不存于现实的玩应。

    他今日摆驾一品楼,在吴家的地盘上请这些益州内有头有脸的世家,不为别的,自然是一心都在他那个修路的大计上。

    至于因何不在府上宴请,反倒与这闹市之中。

    还不是刘禅不想将这件事情搞的太过严肃吗,酒楼里反而是更贴近了市井间,说话交流自是轻松了许多得。

    本来今天就是打着要让别人掏腰包出银子的目的,没道理还要把气氛弄得那么紧张,大家喝喝茶吃吃点心,和和气气的将修路大计敲定,才是刘禅想要看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