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霍普的奇幻之旅 > 剑与荣耀 39 3陷阱

剑与荣耀 39 3陷阱

 热门推荐:
    “抱歉,安德烈大人,没有城主大人特许,我们不能让任何人接触圣物。”

    “这样吗,好吧,那我先去找城主大人要一份许可。”

    听到霍普的话语,守护圣物仓库的守卫们刚松了口气,就同时感到后脑一痛,失去知觉。将这些守卫摆放在地上,挨个处理了一下记忆后,霍普从守卫队长身上取出钥匙,放入仓库大门的锁孔里。

    随后,霍普从怀里取出另外一柄钥匙,也挨个放入锁孔当中。霍普从安德烈的记忆中得知打开圣物的仓库需要两柄钥匙,除了守卫身上的这柄钥匙外,还有一柄在城主身上。之前与城主接触的时候,霍普就顺手将其取了过来。

    两柄钥匙在锁孔中契合在一起,组成一柄完整的钥匙,随着霍普将钥匙转动,一阵齿轮转动的声响从周围传来,眼前的巨门缓缓打开一条可供一人通行的裂缝。

    看了一眼仓库门的厚度,霍普忽然想到自己就算没有钥匙,也可以强行破门而入,只不过可能动静会稍微大一点而已。

    仓库这样的防护水平连一名有着大师级实力的战士都挡不住,将钥匙分开放置显得格外多此一举。

    进入大门后,还要继续走过几条弯弯绕绕的走廊,通过几个有两人把手的关卡,不过这些关卡的守卫连霍普的模样都看不清就被打晕。

    很快,霍普便顺利地来到了仓库的最深处,存放圣物的房间。

    房间如同地牢一样昏暗,只有中央的一个圆形立柱上摆放着一个剑架,一柄剑鞘安稳地放在剑架上,而长剑不见了踪迹。

    ‘圣物被盗走了?’

    霍普微微皱眉,还没有来得及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惊呼声,

    “快,有人潜入仓库了!”

    “别让人跑了!”

    零零碎碎的脚步声顺着走廊传来,霍普回首看了一眼,心中感觉有些好笑。

    当被惊动的守卫冲入圣物室的时候,只感觉一股微风扑面吹过,除此之外,房间里什么都没有,而本应存放在这里的圣物也不见了踪迹。

    仓库外,霍普的身形重聚,随后也急忙跑入仓库之中,很快就遇上了之前进入仓库的守卫。

    “这是怎么回事?”

    霍普拉过一名落在最后的守卫喝问道,不经意间散发出一丝属于强者的气势,让这名才刚刚激活生命火种的守卫吓得双腿发软,差点摔倒在地上。

    “安,安德烈大人,圣,圣物不见了!”

    空气一瞬间变得寒冷起来,被霍普拎在手中的守卫感觉自己的脖子仿佛被掐住,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从周围的吸入一丝空气。

    “安德烈,你在做什么?!”一声厉喝从通道内传来,霍普抬头看去,从通道内走出来的人是之前第一个冲进圣物室的守卫,霍普稍稍回忆了一下,记起了这个人的身份。

    科尔森,城主的另外一名心腹,实力比接受圣物力量之前的安德烈更强,不过在安德烈成为传奇后,就稳稳地压过了他一头。尽管如此,这人面对安德烈时,也远没有其他人那样恭敬。

    “放开我的手下!”

    科尔森走到霍普两米外站定,手按着腰间的剑柄,倒竖的眉毛能够看得出他内心的愤怒。

    心想着戏演到这里应该差不多了的霍普随手将守卫甩到科尔森的脚下,终于得到解脱的守卫剧烈地咳嗽起来,不过并没有受到严重伤势。

    深谙恶人先告状道理的霍普一边模仿着一名传奇应有的威压,一边冷眼注视着科尔森,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应该知道,弄丢了圣物的后果。”

    “哼,有守卫说你刚才还出现在仓库外,怎么我们进来的时候没有见到你?”在霍普咄咄逼人的气势中,科尔森毫不退让地讥讽道,“我看你很有嫌疑。”

    “哦?难道你还想把我抓进地牢里?”

    “记住你的身份,你只是一名战士,而我,是裂谷城唯一的传奇!”

    霍普语调上扬,声音忽然变大,如同惊雷一般在众人耳畔炸响,让一些实力不济的守卫甚至踉跄着后退了几步,就连科尔森也脸色一变,差点抽出了腰间的长剑。

    不管逻辑如何,证据如何,霍普都用安德烈的传奇身份结束了这场没营养的争斗,末了,他丢下一句,“这件事我会如实告诉城主大人,科尔森,你自己看着办。”随后霍普便转身离开,留下脸色铁青的科尔森在原地喘着粗气。

    离开圣殿后,霍普脸上的愠怒之色很快消失,眉宇间露出一丝疑惑。

    消失的圣物显然是一个为了嫁祸给某人的陷阱,只不过被霍普不小心提前触发了而已,那么这个陷阱是为谁准备的呢?

    霍普首先排除了安德烈,虽然说安德烈有不小的动机去将圣物占为己有,比如想要利用圣物进一步巩固自己的传奇境界之类的,但是霍普在他的记忆中并没有看到类似的安排。

    都已经是传奇战士了,总不能被人算到他一定会临时起意去潜入仓库或者被某些人操控精神,在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情况下做出那样的事情吧。

    而且就像刚才霍普利用传奇的身份让科尔森不敢与他对线一样,就算安德烈真的抢走了圣物,在裂谷城内,也没有谁敢主动站出来想要制裁他。

    或许安德烈这个水货传奇对付不了整个裂谷城的所有人,但是解决掉出头鸟肯定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没有谁想要冒这个风险,更何况安德烈与城主还是亲兄弟。这样简陋低劣的陷阱对安德烈来说,只能算一点污水罢了,恶心,但是无法造成实质伤害。

    排除了安德烈后,霍普发现从这个水货传奇的记忆中找不到还有什么线索了,无奈之下只能暂停无意义的猜测。

    钥匙留在了门上,所有看到霍普脸的守卫记忆都被进行过处理,就算这是一个陷阱,也影响不到现在的霍普身上来。

    不管陷阱是为谁准备的,被霍普提前触发后,都会有人暴露出一些端倪,到时候或许就清楚一切的来由了,虽然霍普也许不会等到那个时候。

    大半天的时间很快过去,霍普还没有收集到什么有用的线索,黑夜就已经降临。

    ‘差不多到了与夫人约定的时间了……’

    霍普抬头看了看星空,换上一身黑衣,往城主府的后花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