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逆转荣耀 > 艾莉丝觉醒 第五四六章 过四节

艾莉丝觉醒 第五四六章 过四节

 热门推荐:
    “臣以为,由基层的战士来公议整个军队体系赏罚有些不妥。”水之魂者嘉隆鄙夷地看了一眼那些噤口不言的臣子们,跨出一步,恭敬地说。

    第三神帝罗德尔没作声,做了个手势,示意他继续。

    水之魂者接着说了下去,“百姓相对愚昧无知,容易被事物的表现所迷惑,无法作出客观准确的判断。更何况,现行赏罚制度已存在久矣,并未发现有何不妥,所谓存在即合理,存在的事物必然有其合理的一面,在出现重大失误以前,适当调整足矣,大动干戈进行什么改革,只是白白浪费精力。”

    “应该改!”

    不等第三神帝罗德尔任何反应,暗之魂者弗兰特就站了出来,作为军队的代表,早就对军中种种不公平现象痛心不已,如今终于有改革的机会,又怎能错过。

    嘉隆冷冷地看着弗兰特,弗兰特装作没看见,继续说下去,“此次战争,涌现出来了一批优秀的战士,他们英勇顽强,敢于抵制错误命令,用自己的智慧与敌人周旋,最终获得胜利,他们——”

    “暗之魂者的意思是说只要能打胜仗,抗不抗令都可以喽?”嘉隆毫不客气的打断弗兰特,“就是说抗令之人值得嘉奖喽?”

    “只是抵制错误命令的。”弗兰特心中暗叫不妙。

    “错误命令?在战争结束前,又有谁能断言哪条命令正确,哪条命令错误!更何况一个普通的下级将领又怎能看出一个看似错误的命令背后真正的战略意图,若人人都能看懂,我们还要保密干什么。不顾全局的全胜可能造成战略上的惨败,孰轻孰重,相信暗之魂者心中有数,难道这样的抗令也值得我们提倡?”

    “这——”作为一个全靠军功到达今天这个地位的弗兰特,军事上无懈可击,政治上却失误连连,而且他是希望之神殿六魂者中唯一一个不是神帝罗德尔家族的人。

    嘉隆自恃皇家贵族,而且他一向不喜欢弗兰特那所谓的正派,步步紧逼,“再请问暗之魂者大人,骑士的荣耀是什么?战士的职责是什么?”

    弗兰特开始后悔刚才的冲动了,但想归想,还是得硬着头皮回答,“服从。”

    没错,骑士在这个年代里,已经不再是荣耀的代行人,而是腐败与贪婪的源头。

    所以对于上位贵族们来说,他们用那些所谓的荣耀早已经无法约束勇猛的战士,于是贵族们只希望他们能服从就好,仅此而已。

    “哼。”

    嘉隆冷笑一声,“原来暗之魂者大人是知道的,那么大人为何还要大肆宣扬抗令不遵?”

    弗兰特面红耳赤,辩无可辩,只得跪下请罪,在罗德尔家族面前,他不过是个外人。

    第三神帝罗德尔挥挥手,想要算了。不料,嘉隆却抓住不放,进而对第三神帝罗德尔说道,“神帝,此时若就此了结,会给战士们造成怎样的误解。他们会认为您对是否抗令并不重视,只要能赢,采取什么手段都不要紧。一旦抗令之风兴起,上令而下不行,此乃祸乱之根源,长此以往,神帝之威严何在,神殿到今天的地步,不正是因为当初的一些宽纵吗!”

    “那么,水之魂者以为这件事要如何处理?”第三神帝罗德尔眉头微皱,话语中透出淡淡的不悦。

    “扰乱军心,实为大逆,如不严惩,难以抑制神殿中某些别有用心之人的其它企图。”嘉隆好像没发现第三神帝罗德尔的不悦,执意往下说道。

    眼看事情陷入僵局,丞相查尔斯·李知道自己不能沉默了。他摸了摸唇畔的小胡子,缓缓地迈出队列,带着埋怨地瞥了弗兰特一眼,心中暗骂他的直肠子,而且涉及的事情大多还是罗德尔的家事。

    丞相用沙哑的嗓音说,“水之魂者所言极是,但是,却有些有一点的有失偏颇。”

    “哦?”

    嘉隆的表情并不意外,看来弗兰特有难查尔斯·李帮的情况并不罕见。

    嘉隆把注意力转移到查尔斯·李身上,说,“还请首相赐教。”

    “主张抗令确实不妥,但是,历史上,甚至在第一神帝修因的时候,骑士团中确有不少的战士为神殿为阿纳海姆而违抗错误命令、最终立下赫赫战功,甚至扭转战局,请问水之魂者他们是否是英雄呢?”

    “从结果看,他们确实堪称英雄,但这种人毕竟是少数,若只因此而提倡抗令,这是以偏概全,神殿神威就是因为你们这样人太多了才让邪恶联盟兴起的!”

    “不知水之魂者何时从我或者暗之魂者口中听说‘提倡’抗令的,我可不记得有说过,至于神威,我想那是骑士们忘记荣耀的结果吧!”

    嘉隆滞了滞,但立即反应过来,说,“从暗之魂者刚才的字字句句,我都听出他在提倡抗令。”

    “噢,那只能说您对暗之魂者的话的理解有差。”

    不等嘉隆反驳查尔斯·李继续说下去,“有功不代表无罪。”

    “什么?”嘉隆好像没反应过来,他觉得丞相好像是说反了。

    “有功不代表无罪。”

    查尔斯·李又一次摸了摸唇畔的小胡子,面无表情的继续说,“由于有罪而否认功劳,只会打击神殿骑士的积极性。况且,明知命令有误而一味要求士兵遵守只会造成不必要的伤亡,甚至让原本就脆弱的神殿神威更加飘离破碎。再等到阿纳海姆地区的民心也涣散之时,那可不是处罚一两个抗令将领可以解决的了!”

    “所以呢?”第三神帝罗德尔插言进来,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所以。”

    查尔斯·李对第三神帝罗德尔深鞠一躬,恭敬地说,“臣以为,可以折中。”

    “折中?”第三神帝罗德尔有些意外。

    “就是功过相抵。”

    话一出口,就引起了台下一片嘤嗡,查尔斯·李不加理会,继续自己的具体阐述,“抗令无论如何都是重罪,至于该奖该罚只能从结果倒推。正如水之魂者,刚才所说那样,在战争结束前,谁也不知道会造成怎样的后果,只有当战争结束后,是福是祸才真正明了。只有在战争结束后做的判断才是客观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