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不义侯 > 真武变 第三百四十章 展翅 第8

真武变 第三百四十章 展翅 第8

 热门推荐:
    这天风和日丽,阳光正好。

    据人民大街事件已经过去一天了,街上仍然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前天发生的事情并不足以影响别人的生活,除了安在。

    他与看不见出不去的屏障做困兽斗。

    没想到了快中午的时候,准备再集结一次攻击后,正好到了叶数设定好的时候,自然是能出去,但摔了个狗啃泥……

    惊呆了在一旁观察的定觉。

    顺便暗中示意精进和择法自行离开,如果他出场,以安在的性子,一定会想法设法留下他,再用些阴阳家的歪门邪道逼迫他说出些什么来。

    精进和择法一看见定觉的暗示,当即不动声色的与安在等人以还有要事为由告离。

    安在很痛快的送别,恨不得七觉支的家伙有多远滚多远,本来就是敌对关系,自然看不顺眼。

    他也知道,七觉支很有可能已经接走了余成,但他还是要去到北巷市,还有事情可以做。

    在他快马加鞭的前往北巷城时,还不知道,北巷市的平安成王府,早就大变样了。

    今天清晨的时候,徐玥召集主要管理王府的人员,开了一个短暂的小会。内容很简单,但却很恐怖,就是解散王府所有下人。

    徐玥没有必要解释,她晚上就调出了足够多的银钱用来南下打通关系和自用,剩下的完全能作为安抚下人们的遣散费。

    她还在晚上的时候,给徐向北去了一封信,内容大致是见在王爷为北巷做了很多贡献,功劳全都没有任何怨言地算在你身上的份上,要妥善安排被遣散的下人。

    至于在匆匆攒起的会议上,跟着徐玥的都是些忠心之人,他们在会上当即表示不会离开王府。

    但徐玥知道自己所图甚大,有可能一去不回,她在管理层中,只留下了余新力。

    对于其他人,以有亲人等无法拒绝的理由,苦心劝离。

    徐玥做完遣散工作的所有步骤后,她坐在会客厅里。

    余新力叫人抬着五箱子的银子,站在她前方不远处。

    由管理层的所有人员通知到位所有的下人,正一个接着一个的过来会客厅。

    他们每个人都是一脸懵的,走到会客厅,拿着余新力发放的,称得上尤其丰厚的遣散费。

    有很多人忍不住问余新力,王府到底发生了什么。

    由于徐玥一句话没说,谁也猜不准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能领好银子,回到自己的住处,谁都没有多大兴致,聊王府到底发生什么了,但没有人不会好奇,基本上都在心里猜测着。

    难道因为王爷被请到权安就不再回来了?一旦想到这种可能性,所有人都不禁寒颤起来,不敢再往下想。

    遣散的工作,持续到十点钟时,已经没有多少人了,所有的管理人员对照着查花名册。

    除了他们是放在最后的,还有一个人,就是从小就是世子殿下的贴身丫鬟。

    巧儿。

    有管家向徐玥说了这个情况。

    徐玥叫人去问巧儿。

    “就问,想不想留在余数身边,想得话,就让她留下来吧,正好儿子身边缺个伴。”

    “不会寂寞。”

    另一边。

    叶数在夜里,按照与李茂的交谈和当街哭诉时透露出的信息,他当即做好伪造工作。

    等确认没有任何错误之后,对一些可能暴露的源头,进行截断,比如齐大壮突然暴涨的武力值。

    最后,他不得不抱着莫大的勇气。

    在夜里,飞到北巷市的上空。

    消除了这座城市,与李茂相关的人,他们关于李茂的记忆。

    但对于李清,他还是不忍全部消除掉。

    这一次没有避免的,甚至比消除秦晴和黑脸老奴那次,还要变本加厉,他顿时疼的死去活来。

    这回他学聪明了,跑到深山老林里,放开了叫唤,放开了扑腾,惹得所有野兽如临大敌,戒备着不知发生了什么。

    但他强行保持那一丝清醒,在阵痛没有持续的时候,回到王府里自己的床上。

    消除记忆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要答应李茂,将世间人追求的一切,都送给李清。

    但今天一大早,叶数发现还得继续装下去,丧失父亲的消沉人设。

    因为巧儿一大早就敲门,开始尽心尽力的服侍他,甚至给他按起摩来。

    惹得叶数有些害臊,感慨万恶的封建主义时,心中又觉得暗爽。

    直到巧儿给他聊起贴己话,叶数才知道她是要来安慰自己。

    有点感动,又不好表现出来。

    叶数坐在床上,巧儿就跪在他身后,力度合适的为叶数按着。

    期间有人进来,是府上的管家之一,同巧儿说了些话。

    叶数也不知道徐玥是为了什么而遣散下人们,但猜得出应该跟余成有关。

    叶数没有必要在“消沉”的时候,回头去照顾巧儿的消沉。

    他改变不了徐玥的决定,也没有想法留下来巧儿,毕竟是巧儿跟的是余数有感情羁绊,并不是跟叶数。

    就因为这,叶数有了奇怪的背德感。

    他拿出怀表,上面显示的时间是十点半。

    快到青玄山屏障解除的时间了。

    青玄山的分身尽心尽力的完成自己的任务,叶数倒是放心。

    不一会儿,门外响起来敲门声。

    “巧儿,你在里面吗?”

    巧儿回道。

    “嗯,我在。”

    “王妃让我告诉你,你可以留在世子殿下身边,不知道你……”

    叶数感觉到巧儿发自身心的激动。

    “我,我愿意。”

    叶数觉得自己的耳膜有些疼。

    “好,中午的时候带世子到会客厅。”

    “还有,多照顾一下他,他没我们想象的那样坚强。”

    “嗯。”

    叶数察觉到巧儿,是发自身心的激动,但他也没有办法表示出来。

    为了能尽快收尾启程,也为了不节外生枝。

    他还是要请巧儿出去,并让她关好门。

    惹得巧儿写字问。

    【那你不会像上次,不声不响的走了吧?】

    【不会了,你可以在门外等着。】

    【我就是想静一静。】

    【少爷。】

    叶数看见巧儿一副欲说还休的样子,就猜到是对于能留在他身边这件事的高兴,是忍不住了。

    【我能留在你身边了。】

    【真的是太好了。】

    【太好了。】

    叶数看见巧儿眼角流下的泪,笑着抬手揩去。

    他做完这样亲昵的动作之后,才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冒失了,不过见巧儿没有任何不适的样子,也就放心了。

    他重重点头,表示对她的欢迎。

    与此同时。

    北巷市,市府里,由向南笙主持修建的审问室里。

    向南笙亲自提审的是人民大街事件里,表现出高强武力的齐大壮。

    同时间段,还有很多跟着人民大街事件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人们正在接受审查。

    诸葛明正坐在向南笙在的审问室里,做旁听,不过他没什么心思听着向南笙环环相扣的审问。

    反倒是想起来昨天磅礴大雨后的天晴。

    他本打算以自己出城办事为由,推脱没有及早为义父排除万难。

    但没想到,徐玥和余数都向他传来感激之情。

    问清楚徐玥之后,诸葛明才发现。

    自己是被那股强大的力量当成刀来使了。

    既然这样,那股强大的力量,把根本不是他做的事情,比如余数当街痛哭、哭诉死去的亡魂、余成流血泪等。

    都推到了他身上。这样的行为,其背后的想法,太值得玩味。

    当时,诸葛明发现徐玥心不在焉,一番攀谈下来,他察觉到,徐玥也有可能要加入这件事情。

    最直接的,就是南下,上权安。

    这是令诸葛明没有想到的事情,但并不值得太在意,因为徐玥宗族中能对这件事情产生影响的,只有都察院左都御史徐正。

    而徐正,早就被右都御史陈弯架空多年了,根本不足为惧。

    可做人就不能太自信,瘦死的骆驼还是要比马大。

    想到这,诸葛明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去趟权安。

    武沉推开门走进审问室。

    将一封信交给诸葛明。

    当即打开来看,来信的人是徐玥,信中的内容很简单。

    邀请他一起去权安,共谋拯救余成的事情。

    诸葛明没多想,这是个机会,有可能能让他明白,那股力量,究竟是谁。

    “我们准备一下,明天启程。”

    武沉点头,退出审问室。

    向南笙注意到诸葛明那里传来的异样情况。她今天早上接到师傅通知,要帮忙做王府遣散下人的安抚工作。

    向南笙审问也没审问出些有用的信息,齐大壮认为昨天那惊世一枪就是凭运气打出来的。

    在她看来,这代表着,那股力量早就完成了收尾工作,再审也没有任何用处了。

    她更加在意诸葛明那边。

    向南笙准备等会儿,借着安抚的名义,好好问问徐玥,昨天她到底跟诸葛明聊了什么内容。

    另一方面。

    成王府的餐厅,徐玥请求厨师最最后一顿,对方痛快的答应了,用尽所学的技术,为他们做了一顿美妙的午餐。

    叶数看着手中的怀表,时间到了青玄山解除屏障的时间,安在他们正快马加鞭的赶来这里。

    他们带着大包小包,赶路的速度不会太快。

    时间上还足够处理其他的收尾工作。

    虽然身体真的很虚弱,不过不会引起他人的怀疑,只觉得是看见父亲被抓走后太过痛苦的表现。

    此时饭桌上只剩下徐玥、余新力、叶数、巧儿和吃完饭就要走的厨师。

    叶数感受着不太习惯的安静,以往也有余成不在的时候,但不像今天,气氛安静又悲伤。

    他匆匆吃完,巧儿当即放下碗筷,扶着叶数,回到卧室里。

    叶数趁着安在还没有到的这段时间里,把一些因为消除李清的记忆而无法进行的收尾工作,继续完成。

    贫民窟,李清住处。

    她一脸迷茫的站在门内的庭院里。

    这是她的家,她有印象。

    但为什么是她的家,一点都记不清楚了。

    她看到屋内和屋外的男子用品,有些疑问,为什么会在她的家里有这些东西。

    她不记得自己邀请了哪位男子。

    可看样子那些用品存在了很久,因为有些上面布满了灰尘。

    说明这里曾经有男人长期居住。

    可他是谁?

    李清进屋里,扑面而来的是熟悉的气息,她找出来一枚丑丑的荷包,清理了一下,看到上面有一个歪歪扭扭的字。

    “……茂?”

    茂?他是谁?李清坐在床上,看着荷包上的字,这是谁做的?为什么做?给谁做的?

    李清陷入越来越多的疑问中,她脑子有些混乱,根本没有头绪,甚至有一瞬,她都怀疑起自己为什么会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叶数敲着门,并没有隐匿身形,但换装换脸调整了一番。

    李清听到外面有人,走出屋子,走过院子,打开院门。

    “你找谁?”

    她看见一位中年男子,笑容和蔼可亲,让人升不起防备心。

    “请问您是李清吗?”

    “我是,你是?”

    “我是李毛,是一名寻根人。”

    李毛就是叶数新起的名字,寻根人倒不是,属于一种职业。

    专门服务于经历过战乱,不得不走散的人家,通过各种手段帮助这样的家庭团聚重圆。

    “寻根人……是什么?”

    李清不太想邀请这位跟她同姓的人进来,仍然在门口沟通。

    “我能找到你的身世。”

    李毛镇静的说道。

    他看见李清的瞳孔扩大,这很显然是震惊的表现。

    “诶,我才开张没多久,刚打算跑跑业务,不会你正好需要吧……”

    两人在门口处,沉默了一小会儿,李清怯生生的点头。

    又僵持了一下,李毛不得不问。

    “你是打算在这里,办我的业务吗?”

    李清自知失礼,当即打开院门,邀请李毛进屋里详谈。

    在屋内,李清为李毛续上了一杯粗茶。

    “我们长话短说,我等会儿还要跑下一家业务。”

    李清点头,立马乖巧地坐在李毛对面,也给自己续上了一杯粗茶。

    “我是寻根人,但是不能手把手带着你,去寻根问祖。”

    李毛拿出钢笔和纸张,在桌子上手写出一个地址和时间。

    “但是有人可以,这是一个地址,你今天晚上按照上面的时间,那里会有人叫你知道你自己的身世。”

    李清越听越觉得邪乎,也顿时冷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