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启复汉 > 连横合纵,成就霸业 第四第百九十七章 军营过年

连横合纵,成就霸业 第四第百九十七章 军营过年

 热门推荐:
    (还没有改错)

    距离海岸线近,就可以得到海军的支援。无槺县北边的无槺河只是一条小河,顶多容许县级沙船航行,州级以上的大船都入不了河。

    ……

    十二月三十日,第六野战旅从招安县跟了上来。

    除夕,靖炎三年的最后一天,明天就是新的一年。

    这一天的休整让将士们都很惊喜,没想到在这战士紧迫的时间段,竟然可以安然过个年。

    城外的军营从早上开始就被将士们装扮了起来,就连无槺县也是张灯结彩,将之前上百家办丧事导致的阴郁氛围给冲淡了。

    按照传统习俗,年前几天有人过世,是需要压丧的,等过年后才会报丧。

    这次上百家的丧失,都是在守城战中阵亡的守军,没法压,只能直接开始办,导致城里的氛围一时间有些“丧气”。

    敌军阵亡,刘信启不可能去抚恤,不然就是对己方将士最大的不公平、不尊重,只能视而不见。

    三十日巳时,刘信启出城来到军营,与将士们一起庆祝新年。

    早早的,随军的大肥猪就被挑了几十头,大锅烧水宰杀。后勤部的军吏还前往城内和周边的乡镇采购了一些其他的吃食,一些地主富商家窖藏的蔬菜也被买了一些回来。

    比往常更多的士兵来到炊事处帮忙,有一天的时间做准备,各种工序复杂的菜式一齐上阵。

    刘信启在大营里转悠,发现有一半过来帮忙的士兵在忙着包饺子。

    剁馅的,揉面的,擀皮的,包饺子的。炊事员来回走动指导,现场一片忙碌又和谐。

    “你这包的也太丑了,这么大,跟馒头一样。”又士兵被同伴嘲笑。

    “我以前也没吃过啊。”这应该是一个新兵。

    饺子相传是东汉时期,医圣张仲景发明的。张仲景在长沙为官时,很多贫苦乡亲耳朵都被冻烂了,于是他把羊肉和一些驱寒药材用面皮包成耳朵的样子,乡亲们食用后这种食物后耳朵都被治好了。人们便把这种食物称为“娇耳”,后来慢慢演变为饺子。

    饺子的寓意很多,也很好吃,但是并不是普通贫民家庭能够吃的起的。

    首先起原材料白面和肉,贫民家庭根本就消费不起,况且过年的时候,一般的家庭都已经进入青黄不接的状态,能吃一顿饱饭就已经是好年景了。

    “这次你有福了,可以吃饺子吃到饱。”刚开始嘲笑的士兵安慰道。

    新兵眼睛已经有些湿润,虽然当兵后的日子很苦,这段时间打仗还让人心惊胆战。但是自从当兵之后,这个新兵才体会到什么叫做好日子。不用愁吃穿,不用担心被欺压,每个月都能够往家里寄钱补贴家用,未来退役后的好日子可期。

    这小半年的好日,让所有新入役的新兵都非常的珍惜。若是有必要,他们愿意用性命去守卫。

    和士兵一起包了几十个饺子,刘信启被警卫带来的一个消息扰了兴致。

    “你们继续忙,我有公务要处理。”跟聊了几句的士兵们告别,刘信启转身前往中军大帐。

    走远几步,身后立即传来争抢的声音。

    “给我一个!”

    “这个是我的!!”…

    “停手!谁要是打翻了桌案,今晚啥都别想吃!!”

    刘信启包的饺子被周围的士兵视作宝物。

    …

    “探子传回来的最新消息,金军在清池训练那些强征得民夫,大量制作带有正面护甲的推车。”徐忠从清池探查回来了。

    “都训练了些什么。”刘信启问道。

    “列阵,听从简单的军令前进,还有推车。”徐忠回道。

    “这是在训练炮灰啊。”赵英豪说道。

    “有没有探查到,是谁的主意?”刘信启问道。

    “这个探查不到,抓了几个耳朵,这些人只知道是统帅部的命令。金军最高统帅有三个,完颜宗隽、完颜宗辅、完颜宗弼,应该是他们其中之一。”徐忠回道。

    “艹,早知道就应该宰了完颜宗隽。”赵英豪拍了一下桌子,怒骂道。

    刘信启有些尴尬,心里清楚赵英豪是直性子,说出来的话并不是针对自己,但是完颜宗隽毕竟是自己主张献给南赵朝廷的。

    “跟这个无关,与我们作战这么多次,就算没有完颜宗隽,以完颜宗辅的能力,也能够想到这种战法。”刘智杰反驳道。

    赵英豪已经意识到自己无意中“训”了盟主刘信启,恹恹的坐下,不再多言。

    “完颜家的子侄都是人中龙凤,人海战术是我们必将会遇到的难题,既然下一场大战就要面对,那就想办法解决它,最大限度的减少我们汉人的死伤。”

    “三个金国伪王都太谨慎了,这次去清池县,我感觉十几万金军,有一半都是为了守卫者三个王爷的安全,距离统帅部一里开外,就已经被防守的密不透风。守军四个时辰一轮换,昼夜不卸甲,轮换还是分层次轮换,很难刺杀。”徐忠摇了摇头。

    “我就不相信,我们将军中的战士都抽调出来,两千多战士朝着金军冲阵,谁能挡得住。”赵英豪忍不住再次大声说道:“岂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这倒是也可行。”刘智杰也跟着点头。

    这确实是一个办法。

    “那样我们得死多少人?”刘信启问道。

    “一将功成万骨枯,只要解决了这十几万金军,今后还有谁敢和我们对阵。”赵英豪反驳道。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刘信启将整首诗都念了出来:“你不能只记得下句,忘了上句。”

    这首诗诗意是揭露罪恶,表达将军的战功是千千万万人的生命换来的,在诗人看来,封建社会中最为荣耀的封侯之事实则是一种罪恶。

    几人听了刘信启的话都有些沉闷。

    “再想想其他的办法,若是实在无法,也只能如此了。”刘信启最后妥协道。

    其实刘信启心底里最清楚的是另一点:能被附仙法点化为战士的,都是军中最精锐的一批人,这些人最应该做的是指挥作战。说句难听的,哪怕底层的小兵都死干净了,只要这些骨干精锐或者,不到一两个月,就又可以拉起来十几万精锐之师。

    不到最恶劣的时候,都不应该将这些精锐骨干抽调出来冲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