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权宠农家悍妻 > 章节目录 第110章 满城风雨

章节目录 第110章 满城风雨

 热门推荐:
    :(),

    今日正好是微服出巡的日子,沈逸凡得到了皇上的寿命,特意换上了便服,来自京都里面巡查变化。

    要知道在季瑾筠身旁不乏沈逸凡的人,早就听闻季瑾筠在这个时候会来这寺庙之中烧香拜佛,沈逸凡随意的找了个理由,便让贝风清随自己一同前来。

    “你可看到她?”这寺庙还真是香火不断,往来的香客络绎不绝,让人很难从中辨人出季瑾筠的身影。

    “殿下,这来来往往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想要找到小姐未免有些难,要不咱们直接去出口等吧,刚刚我好像听到有谁的马车坏掉了,看那个样子好像就是国公府里面的马车了!”贝风清什么时候见过自家的殿下这般的模样,立马劝着。

    要知道在这里被人发现了身份,那就不好了。

    “殿下,你千万不要忘记,皇上交代下来的事情,如果没有完成的话,回去您是会受到责罚的!”前几日因为沈逸凡频繁的出宫,被皇帝知晓了以后痛则了一顿,如今在皇宫之中禁足了三日才肯放出来,若不是为了微服私寻,他恐怕到现在还被禁锢在宫中。

    “我说你是榆木脑袋吗?这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如果你不说出去的话,皇帝怎么会知道呢?”在外面沈逸凡说话也越发的放肆了起来。

    “殿下,你看前面那个身影像不像季小姐的?”刚刚一闪而过的身影让贝风清有些怀疑,可是要知道来这庙宇之中烧香拜佛的姑娘们实在是太多了,紧靠背影相似就确定是季瑾筠还是有些不对的。

    “追上去问问便知!”但是当沈逸凡说完这番话以后,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这样站在旁边的贝风清有些不能理解。

    “我说你傻愣着看着我干什么,总不能我去追上去吧,你赶紧给我追上去看一看,赶紧把情况告诉我!”沈逸凡说完这番话以后还从自己的腰间掏出了一把折扇,随后直接敲在了贝风清的脑袋上。

    看着轻轻挑眉的沈逸凡,贝风清忽然觉得有些陌生,他们家主子什么时候变成这副模样了?

    于是沈逸凡就站在原地看着这来往不绝的香客们陷入了沉思之中,他甚至有些纠结要不要替自己求上一签。

    “奇了怪了,为什么我会产生这样的想法,那个女人是什么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干嘛对她这么认真,她平日里一副冷冷冰冰的样子,难道我还看不够吗?”沈逸凡说着说着就觉得有些过分,随后就将他先前的想法全部都摒弃了出去。

    没过一会儿的时间,贝风清就回来了,脸上还露出了奇怪的样子。

    “我说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就是想让你确认一下人,你干嘛这一副意味难进的模样,该不会是看上了哪位姑娘吧?你告诉我,如果你要是想的话,我现在就替你向那位姑娘上门提亲?”沈逸凡有些无语。

    贝风清心里面还在犹豫不决,因为他总觉得这件事情说出来好像怪怪的。

    “殿下,你确定你要知道这件事情吗?刚刚的姑娘我并没有追上去,但是我遇见了和那位姑娘说话的几位姑娘!”贝风清犹犹豫豫的样子,还是觉得这件事情说出来实在是太尴尬了。

    “我说你一个大老爷们说话怎么这么尴尬,什么姑娘不姑娘的绕来绕去的,究竟想说些什么呢?”沈逸凡在这个时候也不耐烦了起来要知道他只是想让自己的手下去确认一下是不是季瑾筠又不是让他去见这么多姑娘的。

    “这几位姑娘是……”贝风清看着自家主子如此急迫的样子,忍不住在他耳边低语。

    “什么还有这种事情?”沈逸凡一时惊讶,实在是不敢相信。

    “是啊,刚刚手下去问的时候确实也觉得很奇怪,有些不敢相信,于是我确认了两次,他们这才告诉了我,还牺牲了我二两银子呢!”贝风清说着说着就有些委屈了,要知道他挣点银子也不容易,结果问一点消息,既然差点赔上了他小半月的俸禄。

    “那我们现在就跟过去看一看吧!”沈逸凡在这个时候非常的感兴趣,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季瑾筠说的话,那就让他更加的意外了。

    他觉得季瑾筠就像是一个宝藏,时时刻刻的等待着他的挖掘。

    总是会在一个特定的时期给自己一个惊喜。

    “主子,要不还是算了吧,要知道这种事情咱们去看好像也不太好,而且……”贝风清一听沈逸凡在这个时候居然还想去参观一下,更加的觉得不可理喻。

    “你若是觉得不好意思就不去呗,我又没有强拉着你……”沈逸凡摆了摆手,随后就朝着前面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躲在另外一间房间里面的季瑾筠小心翼翼的将门窗关闭,跑了出来。

    拿着些许的熏香,慢慢的从窗户的薄纸穿了过去。

    要知道季瑾筠在这个时候如此胆大的做这件事情,是因为他有十足的把握,先前他一直都觉得迷香这种东西带着味道和颜色,别人一发现就彻底无用了,如此一来她便借着熏香之由自己制造了这种无色无味还有无状的迷药。

    这药性极大,虽然季瑾筠从未在别人的身上使用过,但是如今现在看来用在章如轩的身上倒是极为合适的。

    “谁让你愿意当这个恶人呢,这次药用在你身上也就算是帮了我一个忙,这次以后你应该也做不了什么坏事,所以说到底你应该感激一下,我替你保住了这条狗命!”于是我说完这番话以后还沾沾自喜,丝毫没有留意到已经有人在靠近她了。

    从院子外面翻进来的沈逸凡早早的坐在了树上面借着树枝的遮挡,季瑾筠完全发现不了他,但是他却将季瑾筠小声的话语全部都听入了耳中。

    “嗨,果真是这个小丫头!”

    沈逸凡脸上露出了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笑容。

    房间里面很快的就被药效给侵占了,这个时候院子外面的几位姑娘也准时的来到了这院子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