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千金娇妻逃上瘾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百七十章 道阻且长

章节目录 第二十百七十章 道阻且长

 热门推荐:
    :(),

    毕竟从今天她到达公司的种种迹象来看,现在的她俨然已经成为了陈氏集团上上下下所有人的眼中钉了,如今这种情况下,她在陈氏集团恐怕都是寸步难行的程度,现在去联系何佳佳和夏思捷显然也是在给她们两个人添麻烦。

    想及此,苏家瑞拿起手机,给那两个人各自发了一条报平安的短信,便收起了手机。

    真所谓山穷水复疑无路,虽然现在看起来她是彻底从陈氏集团内部被除名了,可是多少她手中还有何佳佳和夏思捷的联系方式,等到这一阵风波平息之后,她还可以再约两个人出来好好谈谈,为自己现在一时冲动的言论向她们两个人当面赔礼道歉。

    陈氏集团这边的纠纷算是勉强告一段落,她没有多做犹豫,离开了陈氏集团后,便马不停蹄赶往了沈怡所在的医院。

    虽然是陈成这个人做事向来阴晴不定,但是他既然能够那么坦然将沈怡的医护权交给自己,她到也没有多做怀疑。

    她作为整个事件的替罪羊,从她宣布离开了陈氏集团,便就已经没有了任何可供利用的价值,自然陈成也不会想要再拿着沈怡要挟她什么。

    住院部的走廊上,多少还算空档,苏家瑞因为担心自己会被别人认出来,重蹈之前她在医院里的那些覆辙,因此一路走来都是低着头,竖起衣领,尽力将自己的脸遮挡住。

    一路到了沈怡所在的住院部,因为陈成的关系,现在沈怡所住的是特护病房,一整层也不过只有她一个人病号。

    苏家瑞隔着厚厚的玻璃窗,抬眸看了躺在里面的沈怡。

    沈怡还是同之前自己看到的一般无二,依然是苍白的脸色,就好像被施展了魔咒的睡美人一样,然而时间却在自己的身上和心上留下了斑驳的痕迹。

    上一次她来看沈怡的时候,还是满怀着希望,而现在却徒增了几分惆怅。

    这一次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要和沈怡的主治医师以及医生这边做一个交接,毕竟说来惭愧,之前她一直忙于工作上的问题,沈怡这方面的情况便疏忽了许多,等到她这次来到医院之后,才突然发现,之前关于沈怡的一切,竟然都是陈成在背后不动声色地打理。

    想及此,她的面前又浮现出当时在总裁办公室里,陈成那一番威胁的话语。

    想必他是早就清楚自己刚一接手就会是这样完全无措的状态,才会在那个时候大放厥词的。

    不过好在,她从来都不会害怕别人的嘲讽与挖苦,不清楚的事情,一点一点去了解,弄清楚就可以了。

    “那个,请问沈怡的主治医生在那个办公室?”

    苏家瑞拦住了过路的一个护士,那个护士上下打量了一下风尘仆仆的苏家瑞,脸上露出一副戒备的神色。

    “小姐,这里是特护病房,请问你和沈怡小姐是什么关系?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对方的眼神带着明显的审视,苏家瑞愣了愣,一时间竟然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证明自己的身份才好。

    毕竟之前她的确并没有怎么经常来这里看望沈怡,再加上她现在一副行色匆匆,一身朴素的行头,大概任谁看都觉得并不属于可以自由出入特护病房的权贵。

    苏家瑞脸色尴尬的了几许,小声开口道:“我是她的朋友苏家瑞,来这里就是想要了解一下沈怡的病情。”

    “苏家瑞?”

    护士又打量了苏家瑞好几次,大概是觉得眼前人虽然看起来不像是有钱人,却也不像是什么心存恶意的坏人,便仰着头冲着走廊深处示意了一下。

    “沈怡小姐的主治医师是许教授,沿着走廊向里走,看门口的名牌就可以了。”

    苏家瑞尴尬地笑了笑,谢过了这个对她还有几分怀疑的小护士,便按照他说的,向着走廊深处走了走。

    没走多久,一间办公室便映入眼帘,苏家瑞上前仔细看了看名牌。

    “许贺,副教授。”

    根据那个小护士的描述,大概就是这一间办公室没错了。

    她敲了敲门,在得到里面人的回应之后,便推门走了进去。

    令苏家瑞震惊的是,此时此刻坐在里面的男人,却并不像是她想象中那般,是一个人到中年,经验丰富的医生,正相反,沈怡的主治医师是一个看起来干净利落的男医生,他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不过是大学刚毕业的年轻模样,这让苏家瑞一时间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个年纪轻轻的男人却已经是这家医院副教授级别的人物了。v5

    “请问你是?”

    许贺作为沈怡的主治医师,倒是对眼前这个一脸苍白的女人多了些许好奇,毕竟现在看来,更加需要入院治疗的人,应该是她才对。

    “啊,我是沈怡的朋友,苏家瑞,“医生,请问我的朋友最近的情况怎么样了?”

    “苏家瑞?”

    许贺微微凝眉,不得不说,对于这个名字,他多少还是有些耳闻的,却一直只闻其名不见其人,没有想到竟然在今天对上了号。

    然而看着许贺脸上的表情,苏家瑞却误解了对方的意思,以为对方因为传闻的原因并不喜欢自己,因此原本自然的伸出去的手又尴尬地往回缩了缩,脸上都带着一股子尴尬。

    看着眼前男人的反应,想必也是对她之前的种种不堪的传闻有所耳闻。

    想及此,苏家瑞心中微微顿了顿,如果说眼前这个医生听信了网络上的谣传的话,那恐怕又会因为自己的问题而连累到沈怡的治疗了。

    她难得的有些慌张和不安。

    “那个,许医生,我知道现在网上有许多对我不好的传闻,如果你对我这个人有什么意见都是可以的,但是拜托请不要让这些影响到对沈怡的治疗可以吗?”

    正所谓三人成虎,她现在就算费多大的力气同许贺解释来龙去脉,恐怕也无济于事,当下只是希望能够尽自己所能,将对沈怡的伤害降到最低。

    “许医生,拜托你了。”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原本因为听到她的名字有些愕然的医生,却并没有因此流露出厌恶的表情,反而还明朗地笑了出来。

    声音浑厚纯净,就像是一杯清茶一般,带着些许的回甘。

    “哈哈,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就是这个样子,不笑的时候可能看起来会有一点凶。不过苏小姐,你误会了,我们学医的人,向来都是讲求用事实说话的,要是人云亦云的话,那么早在以前,我们医生这个行业就要被打成江湖道士了,而且作为医生,也请你相信我的职业道德。”

    许贺简简单单的三两句话,就打消了苏家瑞心中的几分顾虑,毕竟自从见识了那群疯狂的粉丝和网上铺天盖地的骂声之后,许贺还是她遇到的第一个如此平易近人待她的人。

    “谢谢你,许医生。”

    苏家瑞不由得会心一笑,如果以后遇到的人都能像是许贺一样,那么前路多少还是充满着希望的。

    许贺看着苏家瑞流露出的灿烂微笑,微微愣了愣。

    他待人虽然算不上是如阳春三月般温润,可到底还是以尊重为前提进行交流的,只是在他从医数年间,什么样的病患都几乎遇到过,可还是没有见过像是眼前的苏家瑞一样,他不过是公事公办解释了一番,对方便像是如蒙大赫一般如此如释重负。

    更何况,许贺镜片后面的眸子深了深,眼前这个看起来无比苍白的女人,笑起来的样子竟然是难得的鲜活动人。

    “不客气,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好的,谢谢许医生,以后沈怡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请您及时联系我。”

    直到在医院了解了一下缴费详情之后,苏家瑞才惊觉当时陈成口中的话语并不全是威胁。

    沈怡现在入住的是云城最顶级的医院的特护病房,更是让许贺这样年纪轻轻就成为医院副教授级别的人物成为她的主治医生,虽然这一段时间来,她多多少少是有些存款的,可是认真算下来,却还不够付沈怡半个月的医疗费用的。

    以她的性格,自然是不可能去寻求吴铭的帮助,当务之急,自然是必须要尽快找一个栖息的住处和工作,最起码能暂且保证可以正常供给沈怡的治疗费用,不至于真正应验的陈成那番威胁之辞。

    然而就在她刚刚离开医院的时候,门口便突然停下来一辆黑色的私家车,还没等苏家瑞反应过来,那头便出来两个训练有素的黑衣人。

    单单是站在她面前的气势,都叫人望而生畏。

    而此时此刻,在安静的医院门口,只有熙熙攘攘几个行色匆匆的路人,也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里的情况。

    苏家瑞心下一顿,不由得后退了一步,以陈成的为人,应该不会做这么卑鄙的事情,当面放她走,背地里来医院门口堵她,可如果不是陈成的话,眼前的这一切这又是谁的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