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陆总家的小作精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八章 艰难的选择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八章 艰难的选择

 热门推荐:
    (),

    “呵……想要看住我,搞笑呢吧!”

    常秋黎收起吊坠,走上楼,戳了戳翁久久的头,得意地道。

    翁久久趴在桌子上睡的很死,一点反应都没有。

    常秋黎绕过翁久久走到了两个孩子的房间外,轻轻敲了敲门。

    喻小成打开门,往外看了一样,看到翁久久立马就想关门。

    常秋黎伸出脚卡住门,对喻小成勾勾手指。

    喻小成表示并不感兴趣。

    常秋黎身体往旁边一侧,指了指睡得正香的翁久久。

    喻小成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你看着啊,喂!别睡了,我要把这两个孩子抱走了!”常秋黎说的很大声。

    若是换了以前,翁久久绝对会直接冲过来,护住两个孩子,可是这次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喻小成感觉到了不对劲,警惕地看着面前的人。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想问你,对催眠有没有兴趣。”常秋黎拿出了吊坠,在喻小成面前晃了起来。

    喻小成记得,上次,他就是因为一直盯着这个吊坠看,所以精神有些恍惚,这次他撇开头不去看了。

    “没有兴趣!”喻小成退回去,想要关上门。

    “哎?别这么着急啊,你再看看。”常秋黎的声音好像有什么魔力一般,让喻小成控制不住自己想要看过去。

    当他转过头的时候,忽的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了,很快就没了意识。

    “你对窝哥哥干了什么?”喻小灵冲了出来,挡在喻小成面前,怒气冲冲地看着她。

    “嗯?”

    常秋黎手中的吊坠并没有收起。

    她用的是入门级的,最低级的手段,这样的手段年纪越小的孩子越容易中招,大人反而抵抗力会强一点。

    这个小丫头竟然没反应。

    “哥哥,你快醒醒哇。”喻小灵着急地晃动着喻小成的胳膊。

    “你这样是叫不醒他的,只有我才能叫醒他!”常秋黎笑着道。

    “你快叫窝哥哥醒过来。”小丫头奶凶奶凶地看着她。

    “可以啊,不过你得做一件事。”

    常秋黎走到喻小灵面前,把吊坠拿到她眼前晃。

    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哪怕是她也会觉得难受的,但这丫头盯了半天,愣是没有一点受控制的意思。

    “做什么?”喻小灵紧张地看着她。

    常秋黎不可置信地看着小丫头。

    不是吧!

    世界上竟然真的会有人先天对催眠免疫!

    在发现这个奇迹的那一刻,常秋黎改变了主意。

    同样都是陆知衍的孩子,收那一个做徒弟都是一样的,这个小丫头看上去可要比这个臭小子好骗多了。

    再说了,小女孩多学一技以后用来防身也是好的。

    “你哥哥中了催眠,只要你跟我学催眠,就可以救你哥哥了,你要跟我学吗?”常秋黎微笑着,像是个拐骗儿童的怪阿姨。

    “窝……学,学吧。”虽然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但为了救哥哥,喻小灵还是同意了。

    “嗯,好,来,我教你呀……”

    常秋黎拉过小丫头的手,在软乎乎的小手落到掌心的那一刻,常秋黎的母性光辉被点亮,目光变得越发慈爱了起来。

    喻小灵真的是催眠一道的天才。

    她这个年纪正是心思最纯真的时候,学得快,领悟也快。

    喻小灵学完后,将喻小成拉进房间,用常秋黎教她的方法将喻小成的催眠给解开了。

    喻小成清醒过来之后,还有点不在状态。

    喻小灵紧张地盯着他,看喻小成有了动静之后,非常兴奋地拍拍手:“哥哥醒了,太好了。”

    喻小成摸不清状况,去旁边坐了下来,缓了一会。

    之后,他推开门走出去,跑到翁久久身边。

    “干妈,你快醒醒!”不管他怎么叫都不管用的。

    喻小成放弃了,转身跑向喻言的房间,用力敲敲门。

    喻言正专心背着资料,根本就听不见。

    正在喻小成发愁的时候,身后出来喻小灵小小的声音。

    “干麻麻,你快醒醒吧。”

    喻小成转过头,正想让她不要做没用功了,却发现翁久久居然醒过来了。

    “哇干麻麻也醒过来了!”

    喻小灵非常开心。

    喻小成疑惑起来。

    怎么回事?

    怎么他喊就没有用呢,喻小灵喊就可以。

    刚才好像也是喻小灵把他喊醒的。

    “我怎么睡着了?”翁久久摸了摸头,感觉像是喝醉酒一样断片了。

    “你被催眠了。”喻小成道。

    “催眠?”翁久久的记忆逐渐苏醒。

    对,当时她往楼下看了一眼,然后就睡着了,肯定是常秋黎动的手脚。

    可恶,她竟然敢这样做!

    翁久久怒气上头,撸起袖子就要去找常秋黎。

    “你这样跑过去,指不定还要被她催眠。”喻小成适时的出生提醒道。

    翁久久的脚步生生定住。

    若说以前,她或许还不信邪,当就在刚才她已经领悟了一番这玩意的厉害,可不敢不信了。

    还好刚才常秋黎只是催眠她睡觉,不然要是她存了什么坏心思,那还了得。

    不对,她好端端的催眠自己干什么?

    想到这个,翁久久突然愣住,紧张地看向两小只:“你们有看到她刚才做什么吗?”

    “她好像把我也催眠了。”喻小成不出很确定,他的记忆有些模糊,无法想起来当时发生的事情。

    “她也催眠你?宝贝,你呢,她有没有催眠你?”翁久久看向喻小灵,担忧地道。

    喻小灵眨了两下眼睛,犹豫了一会,摇摇头。

    这小丫头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撒谎的,见她摇头,翁久久也没有想太多。

    摸不准常秋黎的用意,翁久久十分担心。

    这件事必须要告诉言言!

    翁久久拿出手机,准备给喻言打一个紧急电话,这个时候喻言的房间的门却打开了。

    “言言,你可算是出来了,你不知道……”

    翁久久凑上去,话还没说完,就听下面传来常秋黎高声喊话的声音。

    “背过了就赶紧下来,没时间了,我得先跟你演练几遍。”

    “久久,有什么话稍后再说。”喻言拍了拍翁久久的肩膀,迅速跑下了楼梯。

    喻言虽然背完了全部的内容,但她不能确定自己能否将这些内容应用到实际演练中。

    常秋黎说就只有一次机会,所以她非常的紧张。

    “我们赶紧开始吧。”喻言走到常秋黎身边,催促道。

    “先不着急,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常秋黎抬头看向楼上的翁久久:“我的手机里保存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但它现在坏了,不知道楼上的大神可不可以帮我修一下?”

    翁久久对她怒目而视,常秋黎笑着无视。

    “大神,你就帮帮忙吧。”喻言拜托道。

    “可以!”翁久久突然干脆地答应下来。

    女人难道以为自己答应下来就是占上风了吗?她就没有想过将手机交到自己的手中,会不会多出什么或者少了什么。

    “我放在这里了。”常秋黎得意地道。

    “ok,包在我身上。”翁久久对她比了一个手势。

    常秋黎带着喻言去了房间。

    “在开始之前我觉得你需要打电话催一下你的下属,因为最关键的道具还没有送来。”常秋黎走到柜子边,将其打开,开始从里面往外拿喻言叫不出名字的东西。

    关键的道具?

    是那种蓝色的花吗?

    说起来,周深确实三天没有消息了。

    喻言摸出随身的手机,给周深发去了消息。

    周深现在被董事会的一群人脱不开身,费了好大力气才得到一丁点时间来回复喻言的消息。

    追踪陆知辰的人在港口附近跟丢了,毫无踪影。

    听附近的人说最近有一艘大船出海了,估计陆知辰就在上面。

    他不会走的,他还要对付她跟陆知衍。

    估计他只是找了个地方藏起来,不让人找到。

    他难道知道他们找到了史蒂龙,并打算救陆知衍?

    “除了那个花,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喻言希冀地看着常秋黎。

    常秋黎摇摇头。

    喻言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辛辛苦苦努力了三天,竟然一点用都没有。

    “找不到迷荻花就不可能治好史蒂龙,所以现在你要面临一个选择,一现在对陆知衍进行一个初步的治疗,他可以短时间内暂时恢复记忆,但今后将会经常出现记忆混乱的情况,无法治疗;二,等我老师休养一段时间再想办法,但并不排除到时候,无法治疗,造成他永久失忆。”

    常秋黎对喻言伸出两根手指。

    这两个选择无论是哪一个,都不是喻言想要的。

    她摇了摇头。

    “你好好想想,我去看看史蒂龙的情况。”常秋黎走了出去,给喻言留下了单独的思考空间。

    喻言走到床边坐下。

    她现在满脑子装的都是催眠的知识,骤然接受到常秋黎给出的信息,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本来以为找到治疗陆知衍的方法了,却没想到终究只是一场空。

    如果陆知衍彻底失忆,凭她能度过眼前的难关吗?

    她没有这样的自信。

    她怕保不住的不仅仅是衍言集团。

    陆知辰若是赢了,那陆知衍,孩子们很有可能都会陷入危险之中。

    所以她要选择第一个吗?

    那样的话陆知衍就再也治不好了,永远的陷入间接性失忆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