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五仙门 > 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二章 华长老

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二章 华长老

 热门推荐:
    (),

    李言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不满之色,而是依言抬手一道灵力就打在了令牌之上,令牌如响应般的,立时发出轻微的“嗡嗡嗡”之声。

    与此同时,“夏师兄”另一手中扣着的自己宗门令牌,在他刻意控制下,也发出了轻微的颤动,他的脸上神情也是缓了一缓。

    在感应到自己手中同样的宗门令牌生出感应,终是确信李言所拿出的令牌是真非假,并非赝品,同时李言打出的是灵力也是纯净的很,这令得“夏师兄”心中稍松。

    但想想这次自己还是大意了,竟然很轻易的就相信他人之话,并且单人独骑的与此人来到了偏僻之处,在心中不断的告戒自己,以后定是要加上千倍小心才是。

    他可是参加了多次的征剿魔族任务了,对方的强悍他是亲历过的,他完全没有把握单独面对一只魔卒,还能全身而退。

    “夏师兄”虽然确定了令牌无误后,可心中并没有去除对李言的戒心,在他看来一切皆有能。

    这位李师弟竟然离开宗门二年有余了,也不知道是执行何种任务去了,也许在执行任务中已被魔族夺舍,或被下了禁制投诚,所以他的一切东西落入魔族之手也是毫无疑问的。

    以“夏师兄”的修为当然还无法确定面前的李言究竟是不是人类修士,于是他沉吟了一下后,盯着李言一字一顿的说道。

    “抱歉,李师弟刚才问的问题,恕我不能回答,李师弟既然想寻找魏师伯,那么便随我去面见华长老就行了,到时便自有答案的。”

    说罢,他盯着李言的眼睛,似乎想从李言的眼中看出些什么。

    这是对方依旧不相信自己,需要一位金丹修士来决定自己的生死,李言知道这时自己就是想离开,对方也不会放任自己离去了。

    不过,对于这一切,李言当然没有想法,他来此的目的正是为了打听小竹峰情况。

    李言面色一直很平静,他对“夏师兄”一拱手“那就有劳夏师兄了。”

    见李言并没有任何异常反应,“夏师兄”点了点了头。然后只见他嘴唇微动,似在向某人传音一般。

    如果以李言的神识之力,当然是可以轻易偷听到对方所传音内容的,但李言并没有兴趣去偷听,是真是假他自己当然最清楚。

    很快,便见朱高台脸带疑惑的赶了过来,而且他这时看向李言的目光中也带着了几分审视的意味。

    见朱高台过来,“夏师兄”则是对李言说道“走吧,李师弟,华长老就在山上,我们这就过去。”

    说罢,他与朱高台似有意无意的将李言夹在了中间,然后示意李言向上山路走过去。

    见到朱高台过来的刹那,李言就明白了一切,心中也是觉得这位“夏师兄”心细如发,十分小心谨慎。

    这是不放心自己能控制得了李言,确切说是怕自己对付不了一名魔族,当然如果李言是一名魔头的话,就是十人全来,也是白搭。

    不过,魔族可没那么傻,来这里就是用一名魔头来击杀几名筑基修士,而后自己就会被困在剑阵之中,等待死亡,但怎么看这都是一件愚蠢的计划。

    因此,“夏师兄”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其实在心中已有八成以上认为李言这位师弟没问题了,可依旧还是一切小心行事的好。

    而“夏师兄”单单把朱高台叫来,这点只能说明他行事周全,在这十人里朱高台对李言最为熟悉,且看过李言曾经施展的支离毒身,所以知道最多。

    甚至可以通过李言的举止,和一路上的交谈,可以发现出李言的疑点。

    接下来,果如李言所料,一路上,二人挟着李言一路向上,而且当看到一些征调过来,同样上山的修士的,就会主动出声打招呼。

    这一切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很正常,但从李言这边看,就意义不同了。

    这无疑就是在警告威胁李言,这里乃是他们的地盘,他们只需动动嘴,就会有无数的修士围攻上来,警告李言不要心存异想。

    朱高台与李言不时谈上几句,聊的都是曾经在秘境中的一些事情,如果李言是被夺舍的,虽说被被夺舍人的记忆可以被对方获取,但大多是支离的零碎片断的,需要夺舍人重新理顺。

    且如果不是主要的记忆,就是连本人也是会忘记的,需要一定条件的刺激才能重新唤醒某些记忆,何况是夺舍得来的记忆。

    所以随着三人一路沿山而上,渐渐的朱高台说话声音中开始明显放松起来,同时他偶尔也会用目光示意“夏师兄”,眼前的李言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朱高台有一些话语是曾经李言救他时说过的话,这种事对于李言来说并非刻骨铭心,但对于被救的朱高台则是记忆深刻,而李言往往稍一沉吟便就继续了话题,并没有那种顾左右而言他。

    就这样,三人一路向上而行,虽然不是飞行,但以三人的脚力速度,还是在大约一刻钟后,便到了山顶之上。

    刚迈上最后一阶台阶,山顶的全貌就出现在李言的面前。

    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开阔的平台场地,平台三面房舍环绕,只有正对着李言这个方向一个出口。

    这些房舍虽然不是什么雕梁画栋,却也给人一种坚固耐用的感觉。

    这时山顶上亦有不少修士来来往往,都是一幅匆忙样子,其中身着魍魉宗服饰的修士比之前在路上遇到的多出了许多。

    李言甚至看到一些面熟之人,这些人再看到三人的同时,只是略略点头,看到三人行色匆匆的样子,便也没有上前询问了。

    “夏师兄”与朱高台则是夹着李言很快绕过前方一些楼舍后,七拐八拐中,延着小道向山顶后方走去,渐渐的,四周又重于一片寂静,只有山风吹过,显得深幽致远。

    前行了约莫五里后,最终三人停在了一座宅院之前,四周浓阴绿树,已然远离了房舍楼群。

    三人刚一站定,就听到一道冷漠的女子声音凭空传来“夏明然、朱高台你二人带此人过来干什么?咦……”

    冷漠声音最初不带一点感情色彩,但到了后来,竟意外的轻咦了一声,似发现了什么,但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院外的几人,包括李言内在,在听到声音的同时,三人皆是都是恭身一礼“弟子见过华师伯!”

    然后朱高台与李言则是不再说话,“夏师兄”则是瞟了身侧的李言一眼后,继续说道“启禀华师伯,这位师弟今日突然随净土宗征调队伍来到此处,自称乃是小竹峰李言,在二年前受魏师叔派遣外出执行任务,这次回宗途中被净土宗征调,他便借机同回,且想问询魏师叔现在去处,所以……”

    说到这里,“夏师兄”话语意思已然表达清楚,他又不能直说李言有可能是魔族假扮或被夺舍的话,因此就住了话语。

    院中稍微安静了片刻后“好,我明白了,你二人且下去吧,李言,你进来!”

    冷漠声音再次响起,见华长老这么快就有了决定,“夏师兄”与朱高台则是心中彻底放松了下来,华长老没有立即出手灭杀李言,足可以说明一切了。

    只是二人心中奇怪,华长老怎么对一名弟子如此熟悉,尤其是朱高台,他自认以华长老的身份,肯定还没有自己与李言曾经接触过的多,语气之中似对李言早就认识一般。

    但二人脸上则是不敢表现出任何疑问,连忙再次躬身一礼“弟子遵命!”

    然后二人则是各自后退二步,转身又对李言纷纷一拱手,脸带欠意。

    “李师弟,先前得罪了!”

    “师弟,现在不同往日,得罪之处,请勿往心中去!”

    李言其实在一旁心中不停思索着,他也在考虑为什么这位不离峰的华师伯对自己这般熟悉,仅只是见着自己,就立即确定了自己的身份。

    但见夏、朱二人欠意之色,李言也是面带微笑连忙还礼。

    “这是自然,二位师兄能带李言来此,当是要感谢二位师兄才对!”

    随即夏、朱二人转身离去,而这时院门已悄然打开,一条青石小路自院门向内延伸而入,李言一转身,则是毫不犹豫的一步踏了进去。

    这时,院中树下已站立了一名中年女子,正负手望着垂下的绿叶斜枝,直到李言都已走到了身后,她也是未曾回首。

    李言在中年女子身后三丈处就停了下来,再次躬身“弟子李言,拜见华师伯!”

    “李言,支离毒身,不知这现在的支离毒身已练到了何种地步?”

    女子听到李言的话后,这才缓缓转过头来,露出一张容貌平凡的面容,但却是皮肤细嫩白润,声音中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李言没想到对方见面第一句话竟是这样,他先是呆了一呆,旋即脑中很快明白了这位华师伯为何能这么快认出自己了。

    他曾经与七师兄林大巧在一起的时候,林大巧偶尔说过一次,李言当初刚入魍魉宗时,因其身负支离毒身体质,可又因其是多灵根。

    所以魍魉宗内有些长老认为培养李言就是一种浪费修行资源,不如研究他的支离毒身是如何生成的,这样更能发挥最大作用。

    但最终在师尊力争下,这才让李言入了魍魉宗,才避免李言成为一只人形妖兽。

    这话林大巧虽说的委婉,但李言如何听不出来,这就是要将自己当做一只妖兽剖开研究的。

    林大巧虽没有具体说到是那些长老,可李言却是记得此事的,当时还心中害怕之极。

    事后,此事被李无一知道后,不但狠狠的责罚了林大巧一顿,且又好生过来安抚了李言,待看李言渐渐平抚心情后,此事这才作罢。

    今日,华长老见面第一句就是“支离毒身”,李言很快就想到了这件事上面,因为他只在当初秘境擂台大比和李无一结丹时,才远远的见过华长老的。

    否则如何解释一位几乎没曾见过几次面的长老,能这般牢记自己。

    那是因为中高级修士记人,已不再光靠样貌,而是记的是对方的气息,若非对方曾经特意留心自己,如何能对一位凝气修士去刻意记住其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