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碰瓷之王 > 章节目录 424.今2日屠圣

章节目录 424.今2日屠圣

 热门推荐:
    (),

    夏良品的直觉没有错,颜开对陈敬东下手就做好了夏良品出手的准备。

    夏良品速度的确很快,可是早有准备的颜开直接向后踢出了一脚。

    这一脚对着夏良品肚脐下三寸,没有任何声响,却直接踢爆了他的元婴,然后贴地飞出,口喷鲜血。

    颜开装作吃惊地转头,一脸无辜地问道:“裁判大人怎么了?”

    裁判大人怎么了?

    观众们一阵呆愣,接着就发出不可思议的呼声:“大帝居然被炼气期小子踢飞了!”

    如果这个时候还有人看不出颜开这个炼气期有问题,那就是白混了这么久的喜乐斗场。

    只是这个时候却再也没有人敢肆无忌惮使用天骄石探测颜开都修为。

    没有人愿意让一个能够将帝级强者一脚踢飞的人记恨。

    毕竟蠢货都活不过三级剧情。

    陈敬东呆了,想到自己当时连真元都停止了运转,冷汗哗哗地往下流。

    夏良品艰难地抬起头,满是怨毒地嘶吼道:“你居然敢废我修为?”

    “呵呵!”颜开不再装傻充愣,冷笑道,“你难道忘了陈敬东已经是我的仆人,想对我的人下手,你还知道自己姓什么吗?”

    夏良品悄悄从储物戒指里面取出一个玉符捏在手里,冷冷地说道:  “你到底是谁?”

    颜开挺直身子,顺手捋了一下头发,四十五度角望天,很是嚣张地说道:  “呵呵!我是谁你还不配知道!”

    夏良品嘴角流着血,神情也很是萎靡,却继续问道:“藏头露尾之辈,难道名字都不敢说吗?”

    颜开早就将夏良品的小动作看在眼里,知道他想将嘴角的献血放到手里的玉符之中,猜测这玉符很可能是激活欢喜佛人像的关键,心里却隐隐有种强烈的期待。

    神识扫了一下地下室的夏吉八、夏仔仔父子,见夏吉八右手手里也捏着一枚玉符,左手指尖有一滴殷红的献血,神情谨慎而紧张。

    看来不让你们将最后的杀手锏发动出来,估计死了都不服气!

    颜开心里冷冷一笑,却装作毫不知情地转头对着陈敬东:“老陈,刚刚我救了你的命,先前你答应做我仆人的事情不会反悔吧?”

    陈敬东试着运转了一下真元,发现依然没有办法,问出了跟夏良品一样的问题:  “你到底是谁?”

    “朱雀堂颜开!”

    颜开传音了一句,又大笑道:“天道无情如黑夜,专业碰瓷百万年!”

    颜开现在才懂得为什么在地球上装逼打脸文那么大行其道,原来装逼一时爽,一直装逼一直爽。

    夏良品嘴角露出残忍而得意的笑容,猛地将手里的玉符衔进嘴里,只见他的身体瞬间干瘪下去,一道流光闪烁,猛地钻进地下。

    这是以生命献祭的召唤。

    夏吉八怀里的欢喜佛图像收到这道流光,好像活了一般,猛地从地下室飞出,钻进夏良品的身体,一股令人心悸的恐怖威势瞬间从喜乐斗场弥漫到整个喜乐城。

    这是圣人威严,天地大势。

    与此同时,喜乐城又有十几道相似的气息瞬间腾空,却又很快消散。

    这是已经来到喜乐城的圣人在表态:都是圣人,别太嚣张!毕竟如果圣人肆无忌惮地出手,喜乐城很可能瞬间就化作废墟。

    当然,喜乐城那些暗中的圣人气势之所以一发即收,也因为他们发现欢喜佛的气势只是留存在这里的一缕神识。

    可是饶是只是一缕神识,可那庞大无匹的圣人威压,还是让喜乐斗场的人有种瑟瑟发抖的恐惧感,无数人忍不住跪下了身子。

    凡人不可撼天,圣人之下皆为蝼蚁。

    这就是圣人之威吗?颜开冷冷地看着欢喜佛(夏良品的身体),大自在领域将水轻柔和陈敬东护住。

    原来早在夏良品献祭的时候就将水轻柔带到了身边。

    欢喜佛冷冷地喝道,  “小子,是你在侮辱圣人威严?不敬天道?”

    “呵呵……”颜开冷冷一笑,上前一步,“你就是靠采补发家的欢喜佛?你这样该千刀万剐的采花贼都能够成为圣人,这天……”

    颜开的声音突然转为呐喊:“这样为恶人益的天道……

    敬之何益?

    要之何益?”

    欢喜佛一愣。

    世人重天,修者更是将天道视为至高无上的权威,何曾有人敢喊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

    欢喜佛眉眼一瞪,双手结印,身上泛起金灿灿的佛光:“不敬天道……当诛……”

    “当诛你麻痹……”颜开怒骂一句,大自在领域瞬间扩张,大自在剑朝着欢喜佛当头斩下。

    “呵!你是镇元子的人?难道镇元子没有告诉过你,八方封镇对圣人无效吗?”

    欢喜佛嘴里说着话,屈指随手弹向大自在剑。

    圣人之间是有相互感应的,他已经看出颜开绝不是圣人。

    圣人之下有人可以越级战斗,可哪怕是再牛逼的大帝也绝不是圣人的对手。

    如果圣人有准备,哪怕一万个半步入圣的大帝围攻,也绝对拿不下一个圣人。

    毕竟圣人之下皆为蝼蚁绝不是虚言。

    欢喜佛这看似随手一弹,使用的是天地大势。

    他相信自己这随手一击就可以将那袭来的长剑反弹回去,直接将颜开击杀。

    可惜!

    可惜站在他面前的人是颜开,是个曾经跟天劫战斗,还成功抢走了天雷池的人,又怎么可能被圣人借来的天地大势震慑?

    何况大自在剑诀脱胎于破天剑诀和独孤九剑,本就有不屈于天之意和一剑破万法的能力。

    颜开手腕微微摆动,大自在剑就让开了欢喜佛弹来的手指,反而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刺向他的腋下。

    欢喜佛很是意外,只得猛烈后退,不可置信地喝道:“你是炼气期就得到天道承认的圣人?”

    只有圣人才能对战圣人。

    “你猜?”颜开跟进一大步,大自在剑刺向了欢喜佛的眉心。

    欢喜佛再退:“既然大家都是圣人,你难道要跟我两败俱伤,让人捡便宜?”

    圣人之间少有正面对战,因为基本上谁也奈何不了谁,就算打不过,也可以逃。

    如果长时间战斗下去,必然两败俱伤。

    被人捡便宜的事情,都没有人愿意做,何况是可能送命的事情?

    “两败俱伤?你想多了……”

    颜开语气极尽嘲讽,大自在剑却瞬间泛起无数的剑花,将欢喜佛牢牢地捆缚在里面。

    通过几剑的试探,颜开已经大致试探出了欢喜佛的实力。

    他虽然可以借助天地大势,可身体依然是夏良品已经被废的身体,灵魂也只是夏良品的灵魂,根本无法完全发挥出圣人应该有的攻击。

    这下全面爆发,是颜开发现地下室里面藏着欢喜佛意识的时候,就结合造化漩涡特性专门创造出来对付这种附身意识的。

    既然出手了,那就必须彻底灭杀。

    哪怕只是一缕圣人意识,也绝不能让他逃脱。

    颜开施展出的每一剑都是无数的造化漩涡,层层叠叠的造化漩涡将欢喜佛包裹,不但成功阻止了他借助天地大势,还不断地将他身上的灵魂与气血吸出来。

    “住手!你难道要不死不休?”

    “呵呵!”

    “还请手下留情,我欢喜佛的人情还是值钱的!”

    “呵呵!”

    颜开再次冷笑,“如果我的实力不够,你会手下留情?”

    “我出来只是看看,又没想杀你!”

    颜开剑势略微一缓,沉声道:  “手下留情也不是不行,不过你愿意付出什么代价?”

    欢喜佛心里一喜:“你想要什么?”

    哪怕眼前的只是一缕意识,可那也是圣人意识。

    如果被人灭了,丢脸事小。

    关键是留在喜乐城的不只是他的一缕意识,还有分割出的一缕灵魂。

    如果这缕灵魂被人彻底灭了,那么本体的灵魂就会在很长时间无法圆满。

    在天界,想登上圣人之位的人可不在少数。

    如果能够剥夺一个圣人的圣人之心,炼化后就能成为新的圣人。

    这条路比天道授予可要容易得多。

    毕竟谁也不知道天道授予的规则是是什么。

    颜开的剑势再缓了一点点,有些犹豫地说道:“我想要……”

    “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

    “我想要……”颜开沉吟着,可是大自在剑里面一缕归墟之气却猛地爆发。

    欢喜佛不可置信地吼道:  “归……”

    颜开跟着大吼:“……你的命——”

    大自在剑从欢喜佛眉心刺入,瞬间搅碎了他的意识,四周的造化漩涡猛地一收,将欢喜佛的身体包裹起来,瞬间就将全部能量吸收了个干净,拍拍手,直接将剩余的灰烬扬了。

    四周的观众只觉得心头一松,可是却没有人能够发出声音来。

    屠圣!

    这个炼气期圣人屠圣了!

    无数年来有谁亲眼见过屠圣?

    可是这些人心头的怪异满足感刚刚泛上心头,却见喜乐城上空瞬间乌云密布,雷声隆隆,一种更加强大的天地威势直压下来。

    圣人是天道授予,屠圣就是违逆天道。

    上天不容!

    与此同时,先前消失的圣人气势再次蒸腾而起,直接冲向喜乐斗场。

    颜开感觉自己就像身陷泥潭,知道自己已经被众多圣人包围,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