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囚狱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前那黑夜前下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前那黑夜前下

 热门推荐:
    (),

    尸体从空中落下来,砸在了青石街面上。

    韩仓站在空中,手中的剑滴下一滴滴的血液。昼夜不分的天地,昏昏冥冥,万籁俱寂。空冷的长街,此时更涂抹上了厚厚的幽森。那寥落的灯笼,如同冥府的鬼眼,注视着这怪异的天地。

    那尸体落在地上,迅疾化为了一只狼的尸体。

    韩仓伸手撩开脸上的头发,眸光冷冷的注视前方。泛着光的屋檐,翘起的屋脊,如同那欲要振翼而起的怪物。寒风瑟瑟,冷意萧萧。握着剑的手轻轻转动,剑身的光便泛漫开来。无星月的天空,阴沉着一张脸,似乎大地积蓄了太多的罪孽已让它无法容忍。

    突然,韩仓身躯疾驰,一剑直刺前方。

    气流在面前涌动,一道乌光悄然绽放。剑直刺而过,一声尖锐的叫声猛然暴响。韩仓提身而起,剑过长剑,血色迸射。一道身影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一剑刺过,一脚便踢在了那身影的咽喉处,啪的一声,那是骨骼碎裂之声。韩仓身影未停,剑光疾驰镇外。而那身影已是了无生息的落下去。

    韩仓身影已在镇外空中,而镇内屋檐上,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道道阴冷的身影,这些身影注视着远去的韩仓,然后露出那狡黠的神色来。当一道身影缓缓直立而起,其他身影便发出那低吼之声,低吼之声汇聚在一起便如同沸腾的水,在这幽寂的镇子里激荡。

    那直立而起的身影倏然间朝街上飞去。

    噗!

    一抹血光瞬即从那身影上飞出。那身影便重重的撞在地上,整个身躯如同被碾压一般化成了肉泥。已经离开镇子的韩仓,此时出现在街道上。那低吼的身影一下子安静下来。寒风呜咽,让这些身影瑟瑟,有了丝丝的惧意。

    韩仓低垂着头,目光注视着剑上的鲜血。

    滴答,滴答。

    鲜血落在青石上,然后缓缓的漾开。

    他抬起头,面露那讥诮之色,嘴角勾起,露出一抹狞笑。

    他如一个杀手,冷酷而决绝,视生命如草芥。

    屋顶上的身影在犹疑,面前这个人就像是一座山岳,阻挡了它们的进攻步伐,也搅乱了它们的行动计划。他也像是一柄铡刀,仿佛随时能铡下它们的脑袋。寒风似乎在嘲笑它们,那寥寥的灯笼似乎也在嘲笑它们。这让它们骑虎难下。

    啪的一声,一只杯子突然从一栋楼的楼上落下来,在街上化为碎片。

    一动不动的韩仓立时腾身而起,宛若凶猛的猎豹,长剑一展,剑光横荡,扫过屋顶。屋顶上的身影立时纷乱而起,有的扑面而来,有的慌乱躲避。刹那间,鲜血飞溅,尖叫、哀嚎、嘶吼,在街上回荡。

    一道道身影破碎而落。

    剑光却越发的凶猛,横扫、窜起、挑拨、圈扎,或如极光,或如长虹,或如水泄,将一道道身影斩杀。

    那破碎的身体,便如雨泄一般的砸落下来,让那空荡的长街,转瞬间便如同乱风刮过似的,狼藉一片。

    而街道两侧的屋宇内,便有那低低的声音,那声音恐慌而惊惧,却是被努力压制下来的。

    韩仓如同一个杀手,在这昏冥天地间纵横驰骋。

    当他的身影停下,那剑却还在颤栗,鲜血随着剑的颤栗而不断的飞溅出去。

    他的身上,也沾上了鲜血,斑斑点点,如同印染的花。

    他却没有丝毫的疲惫之色,一双眼睛锐利的如同星辰。

    那些身影全部化为了尸体。只是还有一个。

    还有一个身影站在他的对面十丈外,高大,威猛,有王者之气。

    那是一头猛虎,保留着猛虎的大部分形态。

    虎妖。

    风袭来,虎妖身上的毛发如波浪一般的浮动。看不出它的喜怒,只是那威压却仿佛天生。无形的威势,化作那滚荡的力场,无声的弥漫。瓦片颤动,雨水凝滞。韩仓手中的剑不再颤动。

    两人身上的威势碰撞在一起,然后如同两股激流,彼此互不相让。

    瓦片飞了起来,然后撞击在一起,发出那清脆之声。

    威势骤然倒转,化为那狂风呼啸而过。

    “你很强,”那虎妖忽然开口道。“不是普通的人族修士。”

    “你也不赖,”韩仓道。“比起这些尸体来,看来你才是正主。”

    “我们需要资源,”虎妖道。“你们霸占了天地间的所有灵气,让我们这些兽修落入窘迫境地,没办法之下,我们只能采取此等手段。一般的人族虽然灵力驳杂浅薄,但收集起来却也不少。”

    韩仓的瞳孔微微一缩,一抹戾气毫不掩饰的释放出来。

    “这就是你们滥杀无辜的理由?”

    “我们不需要理由,弱肉强食,这也是你们人族自己提出来的。而且相较于我们的行为,你们人族早就对我们滥杀无辜。”

    “呵,好强大的借口!”

    “我们不是在商量,人族,我们也不需要听从你的意见。”

    “那便杀吧!”

    剑嗡的一声,杀意迸射。

    虎妖盯着他,却是没有动,只是淡淡的道,“你不可怕,要战我陪你,只不过,这里应该还有一个人。”

    韩仓执剑在胸前,目光紧紧盯着对方。这虎妖果然不简单,师傅隐蔽了修为,居然也能让它感应到师傅的存在。他冷笑一声,道,“你是害怕了?”

    虎妖叹息一声道,“没有谁会对存在的危机不害怕,更何况我们兽修要到这地步千难万难,更是珍惜自身的生命和修为。而且,两强相争,即便是活下来,又能得到什么。人族,你们今天庇护了这个镇子,可明日呢?我知道你们是做大事的人,你们不可能永远待在这里。可是我们兽修千万,无处不在,这个镇子你今日保护了,可明日我们便会将它拿下。我们需要资源,远比你们需要的多。”

    “那我今日就杀了你!”

    韩仓怒吼一声,腾身一剑劈了过去。那一剑不可谓之不快,可见光一展,那虎妖便消失在了空中。一剑落空,韩仓有些失去理智,怒火在内心里升腾。他环顾四周,然后一剑划破天幕,转瞬便要朝镇外而去。

    这时,一道声音在耳畔响起。

    “回来吧!”

    韩仓呆了一呆,气势一滞,便倾泻如瀑。

    “师傅!”

    辰时。街道上有几道身影正默不作声的将尸体扔到牛车上。昨夜的事情许多人都已知道了,这也坚定了不少人离开的决定。这几个人有衙役,有百姓。当牛车装满,赶车的老汉便跳上车辕,鞭子轻轻一挥,牛车便吱吱咯咯的离开。

    剑圣和韩仓从茶寮走出来,身后是茶寮主人和少女。

    “记住我们说的,早点离开这里。那虎妖说的没错,天地大乱,妖魔丛集,即便不是那虎妖那一支,也会有其他妖魔来袭。人族之地,宛若灯火,成为了野兽的眼中钉。没必要固守一地,去大都市,人越多,力量便越强,妖魔便越不敢放肆。”

    “多谢两位恩公,我们一家今日便离开这里。”

    “嗯,结伴而行吧!”

    “我们晓得,还是要多谢恩公的救命之恩!”

    剑圣和韩仓转身而去。在昏冥的天地间,镇子有了丝丝的生气,不少人从自家走出来,扶老携幼,或坐车,或推车,或步行,收拾着家当,朝镇外而去。

    “师傅。”

    “嗯?怎么了?”

    “为什么放走那头虎妖?”

    “你以为呢?”

    “韩仓自是不明白,所以才问师傅。”

    “但你心里不服气?”

    “韩仓不敢隐瞒,却是不服气。”

    剑圣低叹一声,道,“这世间妖魔无数,能杀的过几个来。即便是把它给杀了,又能如何?能让妖魔不侵扰镇子不杀人吗?”

    “但至少少了一个妖魔。”

    “多一个少一个,有什么区别。”

    “便少了一分恶。”

    “戾气太重,杀心太重。”

    韩仓紧闭嘴唇,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他的心里还是不服气。人与妖魔,自古势不两立,更何况如今妖魔恶行累累,更是罪不可赦。他实在不理解师傅的心思。

    两人已在镇子以东百里外。御空而行,并不消耗他们多少真气。

    天地茫茫,万物苍苍,这哪里是开春的景象?

    剑圣忽然从虚空落下来,韩仓呆了一呆,连忙跟着落在地上。雨水纷纷,气温虽低,草木却已是在瑟瑟中舒展开来。道路泥泞,坑坑洼洼,两人走在一条官道上,官道上除了他们两人,却再没其他身影。

    一只乌鸦站在一棵柳树上,抖动翅膀,幽幽的望着行走的两人。

    “斩妖除魔,确实是好事,”剑圣忽然开口道。“但有的时候杀戮并不是唯一解决问题的办法。你要知道,那虎妖若是死了,镇上那些人是否都会离去?而虎妖没死,这却是镇子里绝大多数人知道的,既然知道虎妖没死,那么,镇里的人如何能够安心留下来?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啊!”

    韩仓心中一动,已是停下脚步,错愕的望着剑圣。剑圣没有停步,渐行渐远。韩仓急忙跑上去。

    “师傅,徒儿知错了!”

    剑圣淡淡一笑,道,“你没错,只是有时候容易为情绪左右。”

    这时,一辆马车忽然从身后飞快驰来。两人便都停了下来。那马车到得近前已是放缓了速度。

    “两位要去哪里?”赶车人是个魁梧的中年男子,马车停下的时候,他问道。

    “前方可是泾阳?”韩仓问道。

    那中年男子点头道,“没错,是泾阳,不过还有百里路程。”

    “那就没错了,我们正是要赶往泾阳。”韩仓道。

    中年男子上下打量韩仓两人,道,“形势不好,赶路的人也少了。二位若是不弃,请坐某的车吧!正好顺路,省得二位在这雨天跋涉了!”

    韩仓笑了笑,道,“你就不怕我们是歹人?”

    中年男子咧嘴一笑道,“若是换在以前,或许还会担心,可如今妖魔横行,我们却是要担心他们的。而且看二位装扮,应该是修道之人,有二位同行,某心里也有了底。”

    韩仓大笑一声,也不拘泥,便与剑圣上车。马车便继续行驶。

    泾阳。

    几个衣着破烂的小孩从店铺里飞一般的跑出来,一转眼便消失在一条巷子内。转瞬,他们又从那巷子里来到了另一条街道上。他们手里拿着热乎乎的饼,大口的啃食着。

    “有点干了!”一个小孩道。

    “啊,要不要我给你点酒喝?”另一个小孩道。

    “我才不要喝酒,”先前那小孩嘟着嘴道。“要喝就喝果汁。”

    “嗤,小灵真是越来越娇气了!”又一个小孩笑道。“自从在那天德楼吃了一餐之后,便这个不好吃那个不好吃,啊,我们这些做哥哥的好难啊!”

    “呸,我才不娇气呢?”那唤小灵的小孩道。“只是那天德楼的食物确实好吃,要是能天天吃该多好啊!”

    其他几个小孩互相对望一眼,都默然笑着。

    “小灵,要不要我们送你去一个地方。”第三个说话的小孩道。“一个能让你天天好吃好喝的地方。”

    那小灵眼睛一亮,道,“哪里哪里?”

    第三个说话的小孩伸手指了指前方,其他小孩这时候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小灵朝那边望去,却是一家青楼。小灵双眼立时闪现泪光,嘴一瘪,竟是哭了起来。其他小孩见状,竟是急了,纷纷讨好。

    “你们欺负我,我要告诉叔叔,让他惩罚你们!呜——”

    “哎呀,小灵,我们只是跟你开玩笑呢!”

    “有你们这样开玩笑吗?”

    “哥哥向你赔不是,小灵饶了哥哥吧!”

    “我才不,不能饶了你,就你最坏,老是作弄我。”

    “哎呀哎呀,小灵啊,哥哥真的错了,你要怎样才肯饶了哥哥?”

    “我要喝果汁。”

    雨水纷纷,街道边上的柳树已是吐绿,垂下的枝叶柔柔的如那轻纱。街道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叫卖的、吆喝的,不绝于耳。天气虽然不好,却也不影响街上的生意。特别是街道两侧的酒楼茶坊,更是人声鼎沸。

    几个孩子手里捧着一个竹筒似的杯子,在人群中如轻灵的风一般掠过,发出那银铃般的笑声。

    这时候,乘坐马车的剑圣师徒二人已是进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