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她被迫出家后,前夫跪着求原谅 > 章节目录 第87章事出反常必章有妖

章节目录 第87章事出反常必章有妖

 热门推荐:
    (),

    “秋后诗社…宋也说,诗社名取自‘秋后问斩’,以万物凋零、朝代更迭来消遣取乐。”沈双鲤想,如果有朝一日,她当了皇帝定会重用这群人。不仅因她们的才学,还因她们对生命的态度。

    人在被苦难摧残时,会暴露出深藏于骨的东西。有人走向极端,如皇兄、赵靖。有些人心灰意冷,就此一蹶不振,如屈原、贾谊。而秋后诗社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却安于天命而自得其乐。

    私以为,圣贤面对此等困境,也未必能做的比她们更好了。

    许妍掀开茶盖,随口道:“你这一个月去桃源,除了了解她们的性情,就别无所获了吗?”

    “差点忘了正事。昨日我听周琼说,司马家已经在京都外搭棚施粥。可京都外的灾民数量颇多,司马家恨不得把国库的银子搜刮干净,怎么肯花大批银子安抚灾民?

    我觉得此事可疑,所以才来找你商量。”沈双鲤这才想到,自己来的目的。

    满朝文武谁人不知,司马家是无利不起早的主。怎么突然大发慈悲,开始对灾民友善了。

    芙蕖手里拿着托盘,也觉得奇怪:“京外的灾民不仅人数多,且还在逐步增加。就算司马家突然良心发现,真心搭棚施粥。但他们愿意这么做多久,十天半个月,那就太得不偿失。

    何况朝廷、灾民不会领司马家的情。朝廷认为司马家居心不良,用灾民的幌子对国库下手。

    当初司马家把灾民赶出京都,已招致灾民不满。如今他们吃饱喝足,有了力气就会想要更多。这时候司马家若捂紧钱袋子,那么就会生乱。”

    最重要的是,皇后快生了,司马家怎么会允许这个时候出乱子。

    以芙蕖的身份,不适合说出最后这句话。

    ——“事出反常必有妖!司马恒连退给国库的钱,都要打着流寇的幌子捞回来。之前司马家把灾民赶出京都,期间还冻死了成千上百的人。怎么到年关了,就愿意为灾民放血了?”

    黑猫对司马恒只有皮囊滤镜,别的方面清醒的很。

    顾轻舟握着茶杯的手一顿,想到一种可能:“他们该不会是想对灾民下手吧?”

    “你是说下毒?”除了下毒,沈双鲤想不到别的更隐秘的法子解决灾民。

    但什么毒,才能让那么多灾民死的正常化。霎那间,无数种可能在她脑海中一一闪过。

    许妍往后一靠,静静的听着两人的讨论。四个月,司马家还有四个月的时间。

    不管司马恒对灾民做什么,只要能挺到四个月后,就无所谓朝野之言了。

    “他们不会做的这么明显,可能会用疫病来作掩护。”顾轻舟常年在外征战,知道死尸堆积,不妥善处理的话,会引发疫病。

    以司马家的处事作风,这么做并不意外,甚至对他们来说,是最便捷和解决后顾之忧的办法。

    沈双鲤面上一怔,倒没想到还有这种可能。她转头看向许妍,肃色道:“阿妍,我们难道就坐视不管吗?疫病非同小可,弄不好整个京都都会被司马家连累。”

    “他们不蠢,不会把事情闹大,至多会选择拿这个借口杀人。”许妍眸色渐深,没有直接回答沈双鲤的话。以她对司马恒的了解,此人虽下限低,但不会做自己承担不了后果的事。

    她将黑猫抱到怀里,看着沈双鲤忧虑重重,安抚道:“过几日,我亲自去城外看看。”

    沈双鲤见许妍放在心上了,这才松了口气。她起身走到门前,唏嘘道:“百姓死的够多了。”

    ——“以后会更多。再说了,要是司马家不杀灾民,后面灾民变成流寇,京都就人人自危了。”

    黑猫真不想泼沈双鲤冷水,但大梁亡国是大势所趋,且不久之后会诸侯群起,遍地狼烟。

    许妍拍了拍黑猫的脑袋,看着黑猫无辜委屈的目光,复而又揉了揉。

    恻隐之心,仁之端也。沈双鲤不忍百姓遭如此之难,是好事。

    待沈双鲤离开后,顾轻舟才认真的看向许妍,明知故问:“你是不是从来没想过阻止司马家?”

    “是,也不是。”在许妍眼里,沈皓、司马家都不过是她手里的工具。哪个好用就用哪个,要是都不好用就换一个。阻不阻止,只看哪种后果对自己最有利。

    一个王朝的诞生和消亡,在她眼里就是一盆要经历春夏秋冬的花。

    有人因为冬天的到来,为花伤心。但她因为知道来年花会再次重生,而领悟了自然之道。

    “主子,老爷有事找您。”贺久隔门禀告。他声有些急促,好像出了什么大事。

    顾轻舟微愣。莫不是宫里那位,又给他爹说了什么。他起身看了眼许妍,抿了抿唇道:“我去看看。”

    “嗯。”许妍低头揉捏着黑猫的脑袋,敷衍的应道。

    老国公应该是察觉到什么了,但不管是什么,都影响不了她要做的事。

    ——“姐姐,有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我发现每次顾轻舟从里面出来,头发都是乱糟糟的。所以姐姐和顾轻舟在那种事上,是女上男下吗?”

    黑猫抱着许妍的手指,八卦之魂熊熊燃起,当然更多的是对两人蜜里调油生活的揶揄。

    短短一个多月,她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以前是跟着许妍睡的,现在被芙蕖扔在某个软垫上。连之前的小鱼干,许妍都不投喂了。

    许妍对这种既定事实并不遮掩。她抱着黑猫进了里间,盘腿坐到榻上,如实道:“算是吧。”

    ——“那不就是第四爱吗?也不算,第四爱是后入。”

    黑猫一猜就是。她一想到从前的死对头,在许妍身下娇喘就觉得好好笑。

    甚至和孔乙己一样,开始自己洗脑自己,认为许妍替她出了气。

    许妍对“第四爱”这种陌生的词汇感到不解。她眸底闪过些许疑惑,好奇道:“第四爱?”

    ——“呃,就、就是指……陶渊明爱菊,周敦颐爱莲,黄庭坚爱兰,王羲之爱鹅。”

    黑猫尴尬的只想挠头,但想到许妍和自己的时代代沟,又瞬间支愣起来。

    反正就算她胡诌,许妍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