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 章节目录 第114章:神:器

章节目录 第114章:神:器

 热门推荐:
    (),

    王珂整整军帽,这时他才从尴尬中稍许缓过来。

    便站在那里对温教授说:“温老师,首先这里过去是易水与徐水的分岔口,其次这里的地势落差特别大,西部山区和南邵村这里的海拔落差近百米。如果不是这几座山头的阻挡,基本上就是一个大台阶。”

    “你是说,当年河水走到这里如同瀑布,浪高流急,加上河道过窄、过陡、弯道过小,造成翻船的特别多?”温教授听到这里,若有所思,此时已经走上后面山坡。放眼望去,四面都是水。再向村的西面看去,果然是两座山间,洪水正从那里流过来,在南邵村打了一个弯,再流向广阔的南面,在那里拐个湾先向东再拐向北。而脚下这个山坳,犹如一片湖泊,宛如一个港湾。

    “我明白了,物化天行,造物弄人啊!”温教授再度沉思。

    四人来到坡顶,谷茂林伸手向着正东的地方一指,“教授,就在那边,离我们这里有一千米吧!那里露出一棵树的地方。”

    “是八百八十米。”王珂随口答道,论起目测距离,他现在上下不差二十米。

    王珂继续说:“温老师,从那棵树一直向北六百米,横跨过一条向西山来的公路,垂直于公路再往下四五百米,就是现在的拒马河了。”

    温教授和他的学生均拿出一个日记本,拧开钢笔。温教授在本子简单地画了下,然后递给王珂看,“是不是这样?村西流下来之前是易水河,到这里就成了拒马河。”

    王珂歪着头,看了一眼。“是的,画得差不多。”

    原来千年河道,竟然横向迁移跑出这么远!古河道离现在的拒马河道足有千米之遥。如果按现在的河道清理,啥也找不到。

    温教授举起手,画了一个圈。“我明白了,如果考古,这里才是最集中的沉船墓穴。我们在现有的河道上,很难会有更多的收获。到南邵村来,目前看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王珂心里有些后悔,当时想的有些简单了。现在洪水未退,温教授这一来,纯属添乱。自己可是没有办法帮助他,目前灾后抗疫、生产自救、重建家园是三项最重要的任务。

    “小王,等洪水退去,你们清理你们的,我们要在这里安家落户了。如果这里能发现较大的考古价值,可能我们还会调配人手,至少在这里工作半年。”温教授对两人说。

    “温伯伯,清理河道的任务与我关系也不大,我也过来吧,我也想跟你学学考古。”叶偏偏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跑了上来,她立刻接话说道,有意无意地朝王珂挤挤眼。

    温教授看看跑得有些气喘咻咻的叶偏偏,再看看王珂,也是心领神会,他笑道:“欢迎,欢迎,古生物学与现代生物学本来就是一脉相承的,不过你可要和你爸爸说好。这南邵村可是有不少值得研究的,我说的对吧,小王班长?”

    王珂被两人的一唱一和,闹得不知所措,便开始打岔:“温老师,我最近机缘巧合,收集了几样老东西,想找你看看,其中有一样还准备送给你。”

    “哦,有什么好东西?”一听说有老东西,如同烟鬼看见华子,酒鬼看见茅台,温教授立刻兴奋起来。“走走走,现在去看看。”然后一挥手,对学生和谷茂林说:“你们都去忙吧,偏偏你随我来。”考古界都是这规矩,一般好物件不轻易示人。未经主人邀请,其他人不得旁观。

    众人散去,王珂回到了刚刚住的地方,到处找那个空炮弹箱子没找到。又跑到草垛那边找,还是没有找到,不由得有些心慌。正巧远处走来了谷茂林,看见王珂那个样,就在一边说:“班长你找你的箱子吧,我让梁小龙给你搬到卫生所里去了,在那个叶老师的炕头。”

    “你这帮倒忙啊,你把我的东西放在叶老师那里干啥。”

    “让她帮你看着啊!”谷茂林不怀好意地笑了。

    王珂瞪了他一眼,匆匆跑回去,温教授和叶偏偏站在那里。“温老师,我的东西在卫生所里。”说完,领着两人向临时卫生所走来。

    一进去,就看到里屋那炕头的箱子。这里原来是一间老师宿舍。也是整个学校唯一具备住宿条件的房子。

    打开箱子,从里面首先取出了那块火山石,造型很不错。“温老师这块石头送给你,如果做一个底座应该很漂亮。”王珂说完,把石头递过去。

    “嗯,这块石头造型奇特,一半是冰山一半是火焰。”温教授拿到手里一端详,就喜欢的爱不释手。“小王,你从哪找到的?”

    “沙锅鼎啊!就是西山那座死火山。”王珂接下来,把半山腰那个神仙洞和那座庙说了一遍,当然少不了那些崖壁上那些怀素的诗文碑刻和那些图画,说了那眼井和那个通天的洞。

    “你说得很有意思,那火山口你们上去了吗?”

    “上去了,但是没能看到火山口。”王珂说。

    “为什么?”

    “山顶上的火山口和别的火山口不太一样,像个桶箍了起来。这块火山石就是从那桶箍下面扣下来的。”王珂又把火山口的所见所闻细细地描述了一遍。

    “越来越有意思了,等有时间我得找几个地理地质学家一起去看看。这块石头我喜欢。”温教授把这块火山石放在一边,眼睛却立刻被空炮弹箱子里的另两样东西吸引住了。

    温教授伸手没有去拿那铜盂钵,而是直接把那杆烟袋锅拿了起来,仔仔细细地端详起来。

    王珂和叶偏偏一见,立刻屏住了呼吸。

    “小王,那根烟袋杆从哪得来的?”

    “洪水底下。”于是他把那天潜水进入干爹董偏方家里去捞药材,出门时看到的情况说了一遍。

    “小王,你这是一件真正的古董。当然我不可能门门清,但这烟嘴是冰种的帝王绿,这水头就知道是老坑的料。而下面的这两颗珠子,就更有意思了,知道是什么吗?”

    王珂摇摇头,叶偏偏也是不懂。温教授看着他俩说:“这是过去清朝一品以上大臣顶戴花翎帽子上的红宝石顶珠。说明这烟袋的主人非富即贵,家中至少有两位担任过王爷或一品大臣。光这根烟袋的价值,至少在十万元以上,而且保存得这么好,二十年后,轻松在五十万元以上,甚至百万元也有可能。”

    温教授这番话,让两个年轻人一下瞪大了眼睛,刚想说什么,温教授一见,立刻说道:“这东西不能放在你这个破箱子里,放在保险柜还差不多。偏偏,这个交给你来保管。”

    说完温教授直摇头,似乎不相信天上能掉馅饼,而且每次都砸在王珂头上。但他为什么根本不容王珂表态,就这样处理呢?因为在温教授眼里,叶偏偏就是他王珂未来的媳妇,宝贝不交给她交给谁保管?

    而王珂虽然不爽,也是不敢作声。不过温教授担心的也对,放在这里确实不安全,就是捐给国家也得找个机会。这时温教授又拿起那个铜盂钵,仔细地端详起来。看了一会,他有些凝神,神情严肃地对王珂说。

    “这个铜钵从何处得来?”

    王珂不敢乱打诳语,便把节前自己路遇一在火车站要饭的老乞丐。自己把所带的三个半馒头和六十元钱一起给了他,资助他返回家乡的事说了一遍,但是还是忍住那算卦一事。

    “你看到的那个老乞丐长得什么样?是从哪里来的?”

    “他长发飘飘,似乎是个道士,说话有些结巴,他说他好像从五台山过来的。”

    “这就对了。”温教授手抚着铜盂钵,神情肃穆地说道:“小王,你真是有善缘,这个还应该叫钵,盂要比它还小一点。这个铜钵来历可不短,你们要听我慢慢道来。”

    温教授坐在炕沿,开始说起一段典故。

    “听说过洛阳的白马寺吧?它与五台山的显通寺同为神州大地上佛教寺院的开山鼻祖。据《清凉山志》等古籍记载,东汉永平年间汉明帝刘庄,有一次做梦,梦见一个金人见到他就倏然升空,向西飞去。梦醒后,他当即叫来几位大臣,向他们详细讲述了梦中的事,大家一致称奇。其中有位大臣说:我主圣明,愚臣听说西域有神称为佛,佛有佛经。于是,汉明帝便派遣十几人赴西域拜佛取经。这些人在大月氏邂逅正在当地传教的天竺高僧迦叶摩腾和竺法兰。当即邀请二人来中国讲经授法。两位高僧欣然应邀,只带一匹白马,历经千难万险,于永平十年到达东汉首都,汉明帝刘庄按照天竺佛教寺庙之样式,建造了一座规模不大的僧院供二僧居住。为纪念白马驮经,便将这座寺命名为白马寺。当年,迦叶摩腾、竺法兰又离开洛阳,一路北上,边走边选择能建寺弘法之地,这就来到了五台山,当时名叫清凉山。这里到处是乱坟岗。可两人却欣喜若狂,热泪横流。他们竟然发现这里是文殊菩萨的住处,而且发现这里竟有一座阿育王所置的佛舍利塔,更让他们高兴的是,他们发现这块地方,极像释迦牟尼当年修行的那个天竺国的灵骛山。他们将此事奏明汉明帝,很快这里便建起了一座规模宏大的寺院,取名灵鸾寺。后来北魏孝文帝见寺前有花园百亩,欣然更名为花园寺;唐朝武则天毕生仰慕五台山,为还夙愿又赠名为大华严寺;到了明太祖正式赐名大显通寺。”

    “温伯伯,你说重点。”叶偏偏听到这里,仍然不知他手上的铜钵与故事有什么关系?

    温教授看看叶偏偏,不慌不忙地继续说道:“由于这里是文殊菩萨的道场,香火鼎盛,离大显通寺五公里的山腰处有一个海眼,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从这里喷涌出海水,导致水灾,因此当时的文殊菩萨为了保护这一方百姓,便在这个海眼之上建立了一座佛塔,目的就是镇住这个海眼,到了明代,人们在佛塔的基础上又修建了一座寺庙,取名为镇海寺。”

    “温伯伯,你说了半天的寺庙,还是没有说到重点。”

    温教授看看她,没有理会,继续说:“重点来了,民间传说清朝顺治皇帝6岁登基,24岁出家。顺治皇帝《出世遗诗》曾有一句:黄袍换却紫袈裟,只应当年一念差。说的就是到镇海寺出家,而他的儿子康熙皇帝也曾多次来此处寻找。”

    “温伯伯,你真是要把人急死,这个破铜碗与你的故事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