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在疯批宴少怀里致命招惹 > 章节目录 第12生9章:不生气,做得好

章节目录 第12生9章:不生气,做得好

 热门推荐:
    (),

    “祁肆,你这个蠢货!”

    宴时遇低低地骂了一句,几乎要捏碎手中的手机。

    躺着他双膝上的小姑娘似乎是被他惊扰了,顺势翻了个身。

    而后又呼吸又慢慢地平缓了。

    翌日。

    一夜月明星稀,却在天雾蒙蒙亮时落了雨。

    不算太大,淅沥沥的小雨。

    七点时,车外的动静不小。

    宴时遇揉了揉眉心,朝着车窗外望了出去。

    余清欢拄着拐杖,在众人拥簇下,朝着录制现场走来。

    节目组工作人员是一片叫好,鼓掌声不断。

    姜江也是跟着医院的车回来,一下车就是举着手机,东张西望地找了过来。

    他趴在车窗上,往里看,什么都看不见,直到车窗被摇下。

    窝在后座睡觉的小姑娘映入眼帘。

    “余清欢没大碍,待会九点开始录制,临时妹夫,你记得叫醒糖宝。”

    姜江压低声音叮嘱。

    而后挥手示意宴时遇将车窗再关上,别扰了小姑娘睡觉。

    宴时遇点头,微微皱眉。

    余清欢要是没事,祁肆发什么神经?

    他正是思虑,腿上的小姑娘动了。

    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问着:

    “几点了?好难受,以后不要来车里睡了。”

    刚醒了七分,声音正是沙哑。

    晃悠悠地爬了起来。

    好在是男人伸手护了她,脑袋隔着大手撞了车顶,不算太疼。

    “七点。”

    宴时遇应着,收回了手。

    “那我再躺会儿。”

    姜檀儿换了个姿势,靠在他肩头。

    宴时遇顺势把手机送到她手里。

    微信和和短讯各是99+的消息。

    其中团长战斗力最强,愣是给她刷了上千条跪拜的表情包,跪求她不要拉黑。

    仔细检查了手机,团长还真被拉黑了。

    她坐直了身子,严肃地望着身边的男人:

    “你动我手机了?”

    宴时遇嗯了一声,他拉黑了备注是“最亲爱的团长”的号码。

    那人打电话太频繁,所以他强迫自己去看了小檀儿备注,被字眼刺激了,所以拉黑了。

    “为什么拉黑?”

    她看了记录,疯批并没有接团长的电话,是直接拉黑的。

    宴时遇鼻息凝重,跟她对视,占有欲侵袭了他的嗓音:

    “我不喜欢有人惦记你。”

    姜檀儿气郁了,压制着怒意,重重地咬着牙:

    “她,性别,女。”

    宴时遇敛着眉眼,双手合十放在腰间,低沉地道:

    “女人也不行。”

    女人也可以对她图谋不轨,就像男人可以对男人图谋不轨一样。

    他有病,病态到想让她的世界里只有他自己。

    姜檀儿憋屈得厉害,努力地克制自己,等录制结束,要带他去找二哥。

    她养的小树苗又又长歪了。

    “我去录制了,你休息。”

    她努力冲他笑,尽量不刺激他,免得他又要吃药。

    一个整天揣着药瓶子的人,她都怕他吃药把自己吃坏了。

    “你生气了?”

    宴时遇的声线无助起来。

    周遭的气息跟着低沉下来。

    “不生气,做得好,下次记得要跟我商量。”

    姜檀儿笑嘻嘻地摇头,临下车前,凑到他面前,吻了他的额角。

    她压力好大,快速溜走。

    再在女艺人卧室跟余清欢碰面时,余清欢冲她笑了笑,意味不明。

    “厮混一夜,还知道回来录节目。”

    晏岁岁一见着她,就开始阴阳怪气。

    姜檀儿眉眼上扬,蠢蠢欲动地盯着晏岁岁,

    “不长记性,我没教过你什么叫礼貌?”

    晏岁岁心有余悸,稍微怂了点,小声逼逼:

    “敢做不敢当,不就是跟一个见不得人的私生子鬼混去了,还不让人说了。”

    姜檀儿被气笑了。

    见不得人?

    疯批太能见得了人了!

    她自己就宝贝着,就怕有人对他流哈喇子。

    “你一个三观都没长正的人,没资格对我指手画脚,可懂?”

    本以为晏家主家的素养会高些,现在看来,跟宴少琛那一家也没差。

    晏岁岁又想闹,被一直旁观的余清欢拦住了。

    “好了,别吵了。姜妹妹,你既然进了娱乐圈,就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岁岁也是为了你好。”

    余清欢和气地劝说。

    姜檀儿是忍俊不禁地笑出声,眼眸里流转着鄙夷:

    “你俩是在唱双簧,嗯?”

    “要不要我也买个热搜,谈谈素人嘉宾被霸凌,连节目组的卧室都不能睡?”

    余清欢是聪明人,听得出姜檀儿的言外之意。

    晏岁岁也不傻,她也不想因为跟姜檀儿的过节而上热搜。

    女团成员一旦沾上霸凌俩字,基本洗不白了。

    两人交换了眼神,都闭了嘴。

    等姜檀儿去梳洗,又开始接头接耳地议论。

    “欢欢姐,我们先下手吧,免得被姜檀儿占了先机,我有照片。”

    晏岁岁把手机里的照片展示给余清欢看。

    昨晚姜檀儿被娇娇家那个私生子带走的时候,她偷偷地拍了照片。

    “岁岁妹妹,姜妹妹不是说了她跟晏家有婚约,这恐怕不大合适,你还是删了吧。”

    余清欢不敢,眼神怯弱。

    姜意浔昨晚去医院看她了,明确地警告过她,不要打姜檀儿的主意,否则后果自负。

    如果不是姜意浔,昨晚她从楼梯上滚下去,这脏水一定会泼到姜檀儿身上,那可是绝妙的机会。

    晏岁岁冷笑,从余清欢手中拿回手机,骄傲地昂着头,语气笃定:

    “她做梦,我奶奶绝对不会答应。她要是能进得了晏家的门,我叫她祖宗!”

    “只有把照片爆出去,她这辈子都别想嫁进晏家。”

    晏岁岁得意。

    本打算找姜家那个养女爆料,现在完全没必要,谁让昨晚那私生子自己送上门给她送黑料。

    余清欢唇角扬起不易察觉的笑意,假意扯开话题,友好地关切:

    “岁岁,sweet新专辑的事情搞定了吗?要不要我让表哥帮你们作词谱曲?”

    晏岁岁皱了眉,提起这事她就懊恼。

    也不知道那个泠鸢摆什么臭架子,不就是个有点才艺的网红,给她一千万竟然都不接。

    如果不是上张专辑销量火爆,一夜占据各大榜首,好评如潮,sweet才不屑于跟她这种过气网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