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星际老祖宗穿越后靠科学修仙养崽 > 章节目录 47、毫无悬4念

章节目录 47、毫无悬4念

 热门推荐:
    (),

    47、毫无悬念

    “哥!”

    灵兮见哥哥为了救自己,替自己承受了所有的伤害,受伤严重被结界强制出局,一声大叫。

    再盯向君无邪的眼光充满了怨毒,如果眼光能够杀人的话,她相信,这个小孩一定已经死掉一百次了。

    虽然哥哥替自己挡住了伤害,但是刚才战斗她灵力消耗过多,本来就接近力竭。再加上看见这个小孩竟然是筑基中期实力,还收服了仙界光武,心中大受震撼,被君无邪的实力,打击得体无完肤。

    “你——你——你竟然是筑基中期!!!”灵兮难以置信的叫起来。

    君无邪微微点头,冷然地开口:“是啊,你们刚才不是说过,我仙踪派被魔族灭了满门,只剩一群老弱病残不堪一击的废物吗?我这个废物修炼到筑基中期花了一年时间,确实太慢了!”

    听着君无邪冷冰冰的话,灵兮瞳孔大睁,布满惊骇。

    只用一年的时间,从没有灵力的废物到筑基中期,这样的速度还叫慢!!!

    要知道灵兮达到筑基初期,可是花了十几年的功夫啊,还有着宗派的资源和培养,她这种实力已经在剑宗算天才中的天才了。

    没想到君无邪更是个变态,是个魔鬼!

    这样的修炼速度,就算拿到魔界,也是会引起震动的啊。

    灵兮后悔了,从来没如此后悔过,自己兄妹如此大意,竟然招惹了这样一个变态。

    她还愚蠢到轻敌,还天真的骂仙踪幼儿园的孩子们是废物,现在的她才是废物啊!

    而这一幕,完完整整落在了御剑山庄庄主陆泽天的眼中。

    他的震惊程度并不亚于正与君无邪对战的灵兮!

    目前,人族最强实力者乃万川之城的城主蒋一恒,仙族最强先族实力最强者是虎威将军,魔族实力最强者是虫谷怪杰,这三个人都是金丹大后期的修为。

    而这三个人都在四十岁以上了。

    据他所知,蒋一恒六岁练气初期、虎威将军七岁练气初期,而虫谷怪杰开蒙早一些,大概七岁的时候到达了练气中期。

    可是眼前这个小男童,最多六岁年纪,却已经到达了筑基中期!

    这是什么概念?在三界中有如此天赋的,之前只听说过魔族大王子,似乎在十岁左右到达了筑基期修为!

    而且观战至今,那辰兮灵兮兄妹二人灵气都已几乎耗尽,可这仙踪派小童似乎灵气源源不断,毫无滞涩之感。

    不得不说一句后生可畏,看来自己这次押对宝了。

    再看时,见那君无邪已经轻轻松松地一招将那灵兮也重伤被结界判定出局了,

    此时,谋士示意陆天泽看向红色方阵。

    呜咽洞主对战虎威将军!

    “魔族虽然只有虫谷怪杰一个人目前境界金丹大后期,另外三个人的境界都只是金丹初期,但这呜咽洞主善使傀儡。这是魔界有大造化之人才有可能遇到的,所以他背后的资源和力量才是他最大的胜算。”

    陆泽天轻声吐出话语,显然观战兴致不高。

    “那么庄主请问您想压在哪一方呢?”

    “排除掉仙界的虎威将军,徒有其表,花架子。此仗必是呜咽洞主胜出!”陆泽天眼皮不抬,直接下了定论。

    “可庄主,那虎威将军可是目前仙界参赛者中境界最高之人,目前金丹大后期。而那呜咽洞主不过中期,低了两个等级……”

    “呵呵,那便看看就是了。”

    此时那红色方阵中,气氛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虎威将军乃金丹大后期境界,他修炼的是武道,以淬体为主。据说高等级境界可以刀枪不入!

    此刻那虎威将军周身隐隐泛红,肌肉交错、孔武有力,似一座人形铁塔一般逐渐靠近那长身玉立的呜咽洞主。

    虎威将军每踏出一步,地砖纷纷碎裂,显然承受了极大的力量。每块青石都碎成齑粉,看上去令人胆战心惊。

    “我劝你趁早识相自己退出结界去,省的被我一拳轰了出去。我这拳头千斤重,我可控制不好力道。念在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切磋而已,何必伤了和……”

    那虎威将军话没说完,一口黑血吐了出来。

    脸色由红转青,显然中毒已深。

    他不可置信地望向那邪笑的呜咽洞主,手颤动着想要举起来,却晃动得极为厉害:

    “你……你是何时下……毒害我,快把解药给……哇”又是一口黑血吐了出来。

    那红色方阵一闪,虎威将军已经被结界判定无法继续参赛而被驱逐出去。

    而他刚刚退出,再一口黑血喷了出来,七窍流血,直接倒地。先前已经出场的修者有胆大的凑上去一探鼻息:

    “啊,他死了!”

    众人皆惊骇不已,忙有人请出了御剑山庄庄主陆泽天。

    “庄主,切磋比赛的目的就是为了交流而已。您言明在先,不可伤及人命。现在这呜咽洞主光天化日之下就残杀我仙族同胞,请庄主为我们虎威门主持公道!”一个虎威将军队伍中的马脸汉子一抱拳,在红色结界中对陆泽天示意。

    陆泽天看看四周围拢而来的人群,又看了看呜咽洞主,抬手示意:

    “呜咽洞主,本人举办切磋会,的确言明在先,切磋交流,不可伤及他人性命,你这样痛下杀手,是否也该给诸位一个交代?”

    “人可不是今晚中的毒。”呜咽洞主轻轻一笑,“如若庄主不信,尽可找有经验的仵作查验便是!”

    “怎么会不是今晚中的毒,我们将军中午还吃了十斤牛肉、大口喝酒,一点事都没有,而且你们比试,所有人都看见了,你还想抵赖?”那马脸汉子一脸怒容。

    “这位兄台稍安勿躁,既然呜咽洞主说人不是今晚中毒的,我这山庄恰好有经验老道的仵作,这就请出来,做个判定就是了。若兄台还信得过在下,此事便交由在下处理就是,定会查出真相!”陆泽天吩咐手下去请仵作,那马脸汉子一拱手:

    “但凭庄主做主!”

    片刻后,一个年逾花甲的老仵作匆匆忙忙赶来。见到地上虎威将军尸首,不敢耽搁,连忙开始查验。

    众人都屏息凝神,等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那老仵作皱着眉头站起身来:

    “这可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