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以太甲 > 章节目录 第54章:第嫁娶之约

章节目录 第54章:第嫁娶之约

 热门推荐:
    (),

    “爹,你在说什么?。。你和娘不都没有什么显赫的出身,不也好好的在一起了么?。。呜呜呜呜呜。。再说。。再说。。那马文涛根本就是个人渣。。呜呜。。爸爸为什么会想要让我嫁给他??。。呜呜。。你不是我爸爸,你不是我爸爸。。呜呜呜呜。。”

    小徐一听顿时就有火了,站起来拿出一根腰带便往徐婧身上抽

    “你个死丫头!你个死丫头!爹对你好居然还不领情?你怎么就知道我和你娘生活好了?你娘在纱厂里起早贪黑的做工,我又在这大盐城里打工,我和你娘多久都见不了一次面,这么多年因为打工把你们这些孩子放在老家野着,你以为我们的心里好过?我们愿意用这样的状态来生活?还不是因为我们都是这社会的底层人。。。我。。我。。”

    小徐打着打着自己也悲从中来,徐婧本来被他揍得大哭,结果挨了一会儿揍小徐便停手,自己也蹲在地上抽泣。徐婧抹了抹眼泪,她走过去扶住小徐

    “爹~,爹~,你别哭了,我错了。”

    小徐不停的抽泣

    “婧儿,你说得对,我不配当你爹。。但我真心不想让你嫁给一个像我一样的老百姓。。这对你,对我,对你娘,都好。。呜呜。。”

    “爹,少英的爸爸其实挺好的,他武功比那个方中校都高,已经算是大侠了,那天少英和他表哥在院子里打架的时候,他爸爸和方中校比试过,我们都看到了。。”

    小徐擦了擦眼泪抱住徐婧

    “行了行了,傻孩子不要再胡思乱想。他是武侠又有什么用?不还是在酒店打工?过得还不如马文涛潇洒,他若是不打工就得去除妖或者杀贼,那多么的危险?你若是嫁给这种人,不知道哪天就要做了寡妇,你年龄那么小,这对你而言划得来么?武侠算什么?还不如去城防军里当个兵,平时没太多活计,还能欺负老百姓收保护费,运气好立个战功升个官,就像楚天霸一样,这种人谁不羡慕?”

    “爹,你别再说了,楚天霸也不是好人。”

    “哎,这世上又哪有那么多正派人?那炎帝姜家是大户,一家子都是正派人,结果怎么样?傻孩子,钱财和地位是很重要的,咱们一家人都是小人物,不要想那么多大道理,要以生存之道为根本,听懂了没?”

    徐婧点点头若有所思,小徐见她这模样终于也眉开眼笑,他将她抱到床上给她盖上了被子,又吻了吻她的小脸

    “爸爸刚才打疼了你没有?”

    “不疼,爹是为我好。”

    “婧儿,爸爸平时宠你,但这件事绝对没商量,你嫁谁都都不能嫁给秦非那一家子中的人,马经理看他们不顺眼,他们失业或者遇到别的什么灾祸那是迟早的事。不要因为秦非是什么大侠,那秦少英是个什么英雄,就觉得他们多了不起,都是老百姓,他们还能有什么出息了??行了,快睡吧。”

    小徐熄了灯,躺在床上搂着徐婧。

    “爹~”

    “嗯?”

    “我们不能一辈子都做底层人,对不对?”

    “是啊,翻身一直是我和你娘的梦想,就算是我们不能摆脱生活的困境,也不想让你们重蹈我们的覆辙啊。”

    “那爹自己有什么打算么?”

    “嗯,当然有,你姐姐嫁了腊伐尼国的小王子,那大王子给了我许多的金条。以后你嫁人了,对方也会给礼金的,爸爸从秦非那里学了些手艺,现在已经熟练了,以后用这笔钱回老家开个店,自己做个产业,咱们家就真的脱贫啦。到时候把你娘接过去,再纳。。”

    小徐赶紧闭嘴,纳妾这种事怎么能随随便便对女儿说?这都是男人的秘密啊。

    一连几日,秦少英都不见徐婧的踪影。王亥的伤恢复的倒是极快,有趣的是马文涛又回到了前台的岗位上,实在是他也没有地方去。刚回来的时候原本心惊胆颤,尤其是见到小徐的时候。然而小徐私下便找他谈过,他得知并没有太多人知道黑衣人是他,顿时松了口气。随后小徐便和他说起想要徐婧嫁给他的事宜,对于他猥亵非礼徐婧的行为,虽然令人不耻,但他不对别人耍流氓偏偏针对徐婧,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徐婧是他喜欢的类型。

    马文涛可以说是惊呆了,徐婧八岁,而他二十八岁,小徐居然主动和他商量要把徐婧嫁给他?自己没听错吧?然而眼看马文涛眼神充满兴奋,小徐立马跟他提起彩礼的事情,马文涛虽然智力不高,但也明白了这小徐估计是穷疯了,不想当穷人了,想寻个捷径来。

    目前马文涛虽然是马家的二当家,但实际上他依旧是穷光蛋一个。他的确管账,但那并不代表他管的账是他的啊?马文涛对小徐实话实说,小徐却认为马文涛是骗他的,顿时就不开心了。这个马文涛,做了这般下贱之事,自己不追究也就散了,让徐婧嫁给他,他居然连彩礼钱都不想出?简直是欺人太甚!一瞬间,小徐居然也希望自己变成个武侠,一刀切了这马文涛的狗头,可笑他前几天还和徐婧说当武侠没用。眼看小徐眼中迸射出怒火,马文涛害怕他把自己的丑事说出去,又怕他真的一激动就拿着菜刀招呼自己,赶忙摆手妥协

    “小徐,小徐,你不要激动。你心里不好受我当然理解,但我真的也有难处,你看小婧年龄还不大,也不用那么着急。要不你给我点时间,等等我?”

    “哦?你想做什么?”

    “马家现在大部分的家财都掌控在马金彪手里,你让我想想办法,让我想想办法。。。”

    “你到底想怎么样?”

    “马金彪并没有子嗣,马金刀虽然有个儿子马文轩,但他年方十岁,不堪大用。我现在管理马家企业的账目也有一段时间,对马家的营生了如指掌,也就是说如果没有马金彪,那么我便是这马家的家主。。。”

    小徐顿时眼前一亮,他甚至都没有第一时间意识到这马文涛的无耻,而是觉得徐婧嫁给了他自己真的就能拿到丰厚的彩礼了?马文涛说马家并没有那么多金条,无法像腊伐尼国的王子那样直接以金条充作彩礼。如果他能够当上家主,他承诺转让一个门店给小徐作为聘礼,但在此之前小徐必须再帮他培养一个厨师长出来顶替秦非,他真的是不想再用秦非了,没有新的厨师长上任,他便不转让门店。小徐也说如果他不转让门店,便不允许徐婧下嫁。二人一拍即合,居然就这么合作愉快了?

    这一日秦少英终于又见到了徐婧

    “嘿,婧儿,这几天你做什么去了?”

    小姑娘闻言脸一红,这个坏弟弟,怎么一见面就婧儿婧儿的叫?她羞愤的低下了头,匆匆往外面的炎黄街跑去。

    “婧儿,婧儿,你怎滴不理我?”

    秦少英追了两步便软在墙边,他的腿实在是太痛了。这几天由秦非指点着他和王亥一起练功,秦非也不愧是一流的武道高手,他并没给二人传授更多花哨的套路,而是让二人沉淀基本功。王亥习武七年,平日里秦非和他喂招,如今他凭借着丰富的战斗经验,已经可以独自击败马文涛,这让他颇有成就感。秦非对他说内力源于肾水发自丹田,目前因为王亥年龄太小,内功薄弱,所以他主练内力。秦非寻了两个凳子放在后院院墙之外的空地上,王亥双脚置于一凳,脑袋又置于另一凳,身体绷直架于两凳之间,此乃金刚铁板桥功,练腰补肾,大成可造就金刚不坏之身。

    “怎么样?有什么不适么?”

    “没有,可以坚持。”

    秦非笑了笑,在他的身上放了一副山河图和一部兵书。随后又转过头来看向秦少英,这个家伙正在扎马步

    “少英,扎马步的时候不要胡思乱想,闭上眼睛把身体放空,记得精神内敛,这是提升炁力的关键。你的内力已经贯穿了七个脉轮,现在就差对炁的控制,只有熟练自如的运用炁,你才能够使用以太武器和以太甲。”

    秦非让秦少英练习马步,意在使他习惯于将炁与内力聚集于下盘。少英目前只有七岁,一旦遇到危险,战斗绝非有效的保命手段,所以秦非让他将功夫聚集在腿上,他需要先学会怎么逃,然后再慢慢的学怎么打。

    清晨的空气拌和着草木泥土的清香,秦非深吸一口气,看着二人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后纵身翻跃围墙便往后厨而去。兄弟俩一个马步冥想,一个铁板桥读书,这般一练便是好几天。现在秦少英的腿那是痛的要命,徐婧看见他就像是躲瘟神一般迅速的逃掉,秦少英哪里追的上?他是大为不解,这个小婧怎么回事?怎么说她遇到危险时是自己和表哥挺身而出,就连她亲爹都不曾有本事救她,她现在这么一副态度算几个意思?难道自己救她救错了?秦少英不明所以,一瘸一拐的往市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