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隔壁的憨傻夫妇竟是隐藏大佬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蛊 人

章节目录 第八章 蛊 人

 热门推荐:
    (),

    “你们有没有怎么样?”龙氏上前盯着儿子儿媳一番打量,见没有受伤,将他们护在身后。

    “于老八,我是不是给你脸了!”龙氏指着于老八破口大骂:“我儿媳在这摆摊算命,碍你事了?你是不是以为我们孤儿寡母的好欺负!”

    于老八看了眼龙氏,想到当年她带着小傻子来鱼龙巷,自己受人指使来找她麻烦,而她拿菜刀追了自己三天三夜誓要与自己同归于尽的样子,熄了火。

    混混也怕不要命的。

    鱼龙巷狭窄,一点小事,大家都凑过来看热闹,渐渐的围了不少的人。

    “可是她说我秀儿要没命,晦气!”于老八嫌晦气道。

    “怎么?人活着谁还不死了!别说你家秀儿,你我,这整个鱼龙巷的人谁还没有那么一天!我儿媳她没说错!”龙氏轻蔑的说道。

    “可她说我秀儿很快就没命。”于老八说不过这个龙氏,指着温南星:“你说,我秀儿什么时候……”

    “明天就没命。”温南星淡然说道。

    众人哄堂大笑,要么说小傻子娶个铁憨憨。

    “你听听!你听听!”于老八牙根咬的咯咯作响。

    龙氏回头拉起韩星移就走,对着温南星瞪了一眼:“还不快跟上,回家给我乖乖学刺绣。”

    当天夜里,龙氏看着笨拙的刺着绣的儿媳,语重心长的说道:“在这鱼龙巷,人命如草芥,死人天天有,你何必如此固执。”

    “可是我看到了,出于道心理应提醒。”温南星温和的坚持。

    况且于金秀不是大奸大恶之人,明天她的灾祸,其实从一定角度来看,是替自己挡的灾。前世明日是她温南星的死日,这世她不再搭理白良秋,让于金秀出了头,那死的就是于金秀。

    “你那什么道心不道心的我不懂,总之这人的生死自有定数,你莫要做无用功,还连累我们家。”龙氏沉声道。

    虽然这么说,龙氏第二日没有去刘娘子家,而是留在了家中,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些心神不宁。

    天还蒙蒙亮的时候,一顶小轿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鱼龙巷,一身粉色新衣的于金秀告别了于老八,迈上了轿子,小轿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鱼龙巷。

    与此同时,鱼龙巷的三教九流们,都兴奋的挤在巷口的茶肆里,就等着瞧瞧小傻子的憨憨妻昨儿说的,是不是空口大话。

    一天好似就这样平稳无波的渡过了,正当大伙意兴阑珊的拍拍屁股散了的时候,巷子里来了个短衣打扮的小厮,小厮跑到了于老八家,不一时,于老八神色匆匆的跟着小厮出了巷。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谁也不知道。

    直到日头挂到西山头,鱼龙巷口来了顶华丽的马车。

    马车稳稳停下,先看到一个鹅黄色绣鹊上眉梢的绣花鞋尖尖,然后一个身穿淡雅花色绸缎襦裙的小姐踩着人凳下来。

    她尖尖的下巴,素着一张小脸儿,可那一双眼睛里似乎总闪烁着诡谲的光芒,看的人毛骨悚人。她对着茶肆的一众人,抿嘴一笑:“劳驾,鱼龙巷里可有个叫温南星的,我要找她。”

    再看马车门帘上,赫然绣了个“赵”字。

    四大家族之一的赵家,掌管青石镇的漕运和码头。这位莫不就是,那位赵娉欢赵小姐!

    再看后面耷拉着脑袋,跟着的正是于老八!

    于老八身边是于金秀,她直愣愣的站在那里,见了乡亲也不打招呼,跟个木头似的。不仅她像木头,于老八更是脸色比鬼还难看。

    奇了怪!

    有人站起来,给赵小姐带路。

    龙氏警惕的看了眼来人,赵娉欢笑着对着见了个礼:“温南星可在?”

    温南星:“赵小姐。”

    赵娉欢,别来无恙,还是那副笑盈盈的模样,殊不知就是个疯子杀人魔。

    赵娉欢上下打量了一眼温南星,眼神闪过一丝锋芒,突然捂着嘴巴咯咯咯笑了起来:“就是你给秀姨娘算命,说她今日会死的?”

    温南星看着她不语,赵娉欢自己找了个椅子坐下,随着于金秀懒懒的开口道:“过来,让温半仙瞧瞧,也让大伙儿瞧瞧,人这不好好儿的么。”

    众人堵在门口眼睁睁的瞧着于金秀走到了赵小姐身边,看来于老八砸摊儿砸对了。

    “赵小姐既然得了于金秀的尸体做蛊人,那便劳烦将她的魂魄放还吧。”温南星缓缓开口。

    “什么!蛊人!于金秀是蛊人……她已经死了?”门口乱哄哄的一片。

    再看于金秀,别看她站着好好的,也睁着眼,可细看之下,肌肤之下竟然有黑色虫子在一拱一拱的,仿佛随时会冲破皮肤钻出来,样子十分的恶心。

    众人目光齐齐惊恐看向这位素雅甜美的赵小姐,赵娉欢就喜欢别人这种眼神,觉得有趣极了,笑盈盈的扫了众人一眼,扫到谁,谁浑身起寒颤,瘆人。

    “被你看出来了呢!”

    “怎么办?”她的目光定在温南星的身上,慢条斯理的说。

    “为了制作这具蛊人,从今儿一大早就下手,那些蛊虫整整用了一缸,人喊了好半天,才成功啊。”赵娉欢托着腮,转头对于金秀:“来,叫一个,大伙儿听听。”

    “汪汪汪!”于金秀目光呆滞,一开口,竟然是犬吠。

    众人瑟瑟发抖,有不少人当场呕吐起来,于老八更是面如金纸。

    温南星默然不语,看着赵娉欢。她这次更狠,是将活人生生做成蛊人的。

    赵娉欢:“你不害怕?原本那一缸,可是为你留的。”

    “我为何害怕,多行不义的人又不是我。”温南星淡然道。

    赵娉欢又是一阵花枝乱颤的笑,好半晌她捂着肚子站了起来,叹息一声:“多行不义就会死吗,好想试试看啊……”

    说着,她又弯起白皙的冰凉的食指,微微抬起温南星的下巴,正要说话,一边的韩星移脸色猛地一变,扑了上来,一巴掌将她扇开……

    众人懵住……小傻子要完蛋了。龙氏心里一阵紧张,她也曾是大家族出身,可还真没见过这样的变态。

    却见赵娉欢顶着一个巴掌印缓缓的扭过头,舔了舔嘴角的血迹,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诡谲而艳丽。

    众人又是一个哆嗦,怎么感觉这位赵小姐比鬼怪还要可怕。

    “你再算算,你和你的傻子相公,今日有血光之灾不?”赵娉欢细声细气的问向温南星。

    “我二人,很可能会长命百岁。”算命之人通常算不透自己的命运,但是有满身道德金光的小傻子在,有双鱼道印在,她相信,这一世,她无虞。

    温南星并不怕赵娉欢,反而目光带着怜悯。

    赵娉欢拿着手绢,沾了沾嘴角,看了温南星好半晌。

    突然没头没脑的说道:“这世间的人呐,跟畜生差不多,因为他们脸上的欲望太明显,可我从你眼睛里却看不分明,有意思……咱们改日见啊。”

    走了……

    “走了?”卖狗肉包子的花大娘率先开口:“我的个娘,吓死人了!怎么这些大户人家的小姐都像是阴间来的。”

    看着牵着于金秀的尸身缓缓离开的赵娉欢,所有人一声不吭,又缓缓转头看向温南星,谁也不敢再说一句摊子砸的好。

    众人三三两两的离开,温南星拿过韩星移的手,手掌被赵娉欢头上尖锐的头花刺破了皮,温南星给他细细的上药,韩星移紧抿双唇,疼也不哭出来。

    龙氏看向杵在那里的于老八,冷声道:“你可以离开了。”

    于老八这会回了魂,走到温南星面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