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狐妻为祸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安静过的过分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安静过的过分

 热门推荐:
    (),

    这个地方的血气明显要淡一些,我终于缓过来和楚老戚说一句话了:“你说的会不会过于吓人了啊,我们进来之后倒是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啊。”

    这里和我之前进来的时候差不多,血气好像经历了一开始的浓郁之后也是变得淡了不少,这是好事情,至少我的活动也是放得开了,不像是之前那样子,就连喘一口气都是血腥味。

    “我现在也是不确定了,因为这里面很安静,有些过分了。”

    现在我们两个对于这里面都不是很了解。

    因为上一次我进来的时候也没有注意,看得也不是很仔细,所以对于里面的了解也只是比楚老戚多走了一遭罢了,有些经验上面的东西我更是远不如他,现在当然得依仗这个大高手了。

    “我们继续往下面看吧,要是这只是这个地方形成的时候的现象,那我们就退回去,毕竟很多时候有什么事情发生出现一点儿异象也并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

    楚老戚说道,可是脸上还是有些担心,不知道是在担心些什么。

    我又想起来之前这个家伙和苏平在那里挤眉弄眼的,开始怀疑了起来,是不是在做些什么我不知道的坏事?

    我现在对于他们的这个圈子来说,还是很陌生的,他们对我的信任似乎不是很多。

    我倒是没有多问,继续往下面走,那道门似乎上一次被我打开了之后就一直没有关,我们顺着就走了下去。

    这一次我倒是看得仔细,周围的墙壁的确是血,只不过比起上一次的紧张,这一次有着楚老戚作为底气,我看得很清楚,不是人血,而是演戏用得最多的鸡血。

    难不成那个池子里面全部都是鸡血?

    我记得那个池子倒是没有什么危险,索性就和楚老戚一起走了进去,楚老戚现在已经一马当先走到了最下面了。

    血池所在的洞窟还是一样的血气冲天。

    只是楚老戚在池子边上看了一眼之后说道:“这个池子有些古怪,不是人血,而是鸡血。”

    这和外面的墙壁上面的血是一样的,看来这个池子的确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邪恶。

    要是人血的话的确很难,而且说不定代表着多少事情,可是要是鸡血的话,那就容易多了,鸡血没有猪血那么容易凝固。

    或许这也是秦贺明搭了一个台子实力的进展依然很慢的原因吧。

    楚老戚面色不变,可是语气上面还是缓和了很多,说道:“这里面的确是有一个大东西,只是没有我之前想的那么可怕,只是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家伙罢了。”

    顿了一下,楚老戚看了一眼周围的景色。

    “其实我们也没有进入你所谓的第九库房,我们现在算是鬼打墙的那种情况,所以你现在先不用急,我们再看看,我之前可能高估这里的情况了。”

    楚老戚继续在血池的附近转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楚老戚进来之后不管是空气中的那种血气,还是这里给我灵魂深处的那种压抑的感觉,都是消失了很多。

    好像这里以前有一个大家伙,可是楚老戚进来之后,这个家伙走了。

    楚老戚还有这种战略性的打击作用?

    我觉得应该不是因为这个,这里面的东西我的了解也很有限,比楚老戚多不了多少。

    就在我思考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里面的楚老戚突然叫了我一声:“你快过来看看。”

    其实这个血池旁边的平台也不是很大,也就是平常的一个客厅的大小,楚老戚完全没有耗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这里的一个不同寻常的地方。

    只是我走过去的时候,下面的血池一下子翻涌了一下,我被震得摔倒在了地上。

    楚老戚也不例外,我们两个都不是一般人,尤其是楚老戚,人家练拳可是要蹲马步多年的,可是现在居然就这样子和我没有什么区别,摔了下来,只能够说明刚才的震动很大。

    我们两个都是很敏感的那种人,现在一下子进入了战斗状态,可是等了一会儿也没有人出现,我们松了一口气。

    “我发现我现在跟着你这个小子都是有些疑神疑鬼了,我发现你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太怕死了。你一个本来就已经和死人打过交道的人呢,你怕什么怕啊?”

    楚老戚对我有些缩头缩脑似乎很不满意。

    我沉吟了一下,说道:“我的这条命还得留着报仇呢,现在不能够随便就死了。”

    “你说的报仇现在连一个眉目都没有,等到知道仇家是谁都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而且等你知道了仇家,也没有那个实力去报仇啊。”楚老戚又是一轮口水轰炸。

    这一次我没有理会他,直接走到了他的旁边,问道:“刚才叫我是干嘛?”

    楚老戚听到我开始说正事好歹是收起自己那副有些说教的语气了,我发现他可能是一开始把我当成同路人,但是那种当了老师很多年的臭毛病在关键时候也是一下子冒了出来。

    他顿了一下说道:“你看这里和别的地方有些什么不一样?”

    他指了一下我才是好好地打量他让我过来的所在,那是一个小台子,就在我们站立的台子上面还有一个小台子,这个台子不是很大,甚至只有一个碗那么大。

    我也不知道楚老戚的意思,看了他一眼,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个就是一个很简单的台子啊。”

    楚老戚白了我一眼,说道:“你不知道的东西很多,这儿不是很危险,我就给你说说吧,你以后面对这些东西会比较多,所以什么会见到一些,你要对任何一个细节都比较关注。”

    楚老戚说了这句话之后,我也是一下子反应了过来,我似乎对于细节的关注度的确不高。

    因为就秦贺明的这条线,我居然也是因为别的事情转了这么七七八八才走到了这里,要是我的推理能力和捕捉细节的能力再强那么一些,有些时候的确就会少走很多的弯路。